学府文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校概况>学府文墨

基础教育的贡献

——《前哲流风 日新其格》引言

2016年01月29日 浏览量: 来源: 《前哲流风 日新其格》 作者: 赵绪清

2009年5月,我们向县里一位领导汇报工作,这位领导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我至今记忆犹新:

过去我们总认为基础教育对本地经济建设没有贡献,培养的人才都外流了。现在看来这种观点是错误的。今年春节后到现在,我们县的存款余额增加了12个亿。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有人说,这是我们经济建设的巨大成果。可是春节后到现在,我们生产出来什么?实际上,这些钱都是受了良好教育的澧县人从外地挣回来的。这是基础教育的贡献!

这些话,引起了我深深的共鸣。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在澧县四中工作。学校所在地车溪乡的邮政所长有一年春节前对我说,这些天真有意思!每天从外地来的汇款200多万,这十多天已经回来2000多万!我感到很震惊。在那个时候,这是一笔很大的数字,怪不得车溪乡显得很富裕。后来我从乡政府了解到,这个乡当时每年有8000多劳动力在外地创业、务工,以建筑业为主,新疆塔城地区的建筑业几乎被他们垄断了。而这种现象的背景是,车溪乡是澧县最早的两个省级基础教育先进乡之一。

不久,我调到县教育局工作。站在全县教育管理的角度,面对迎接国家“两基”(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验收的艰巨任务,我不得不对全县教育发展作一些宏观的思考。

当时我算了一笔账:把澧县的县域面积每隔50米画一条线,打成方格子,每个格点处站一个人,全部格点站完后还有三万多人没有地方站。横竖50米包括荒山、湖泊、河流和滩涂。这就是澧县人的生存空间,而且这么可怜的空间还在被逐年增长的人口所挤占。

在旧中国,解决人口密度过大问题的途径是迁徙、逃荒,极端的状况是战争、瘟疫和自然灾害,这些都早已成为历史。今天,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的主题,我们不能企图通过非常途径去拓展自己的生存空间。要拓展澧县人的生存空间,只有发展教育事业,提高人口素质。要么通过考试升学实现“文化移民”;要么通过提高劳动者素质让他们有可能外出开辟就业门路。教育发展得好,升入高校的人数多,劳动者素质高,生存和发展的空间就大;反之,就要受制于人。因此可以说,地域生存竞争就是人口素质竞争,归根到底是教育的竞争。

因此,当时我们提出一个口号:发展教育事业,实现文化移民,拓展澧县人的生存空间。

这个口号对当时的全县教育产生了很大激励作用。1994年至1997年,全县“两基”工作轰轰烈烈,群众办学热情空前高涨,学校条件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管理和质量都上了一个新台阶。最终,澧县成为名副其实的全国“两基”工作先进县。

今天的经济社会发展得益于昨天的教育,今天的教育决定明天的经济社会发展。如果我们不想当败家子,不想输掉子孙后代的明天,就必须抓紧今天的教育。

不仅如此,我们还必须研究昨天的教育是怎样进行的,是怎样发展过来的。要认真汲取历史的经验,要避免重走以前走过的弯路,更要防止今天的教育误入歧途。

一个地区如此,一所学校也是如此。

澧县一中是一所拥有近千年办学渊源的传统名校,在澧州教育发展史上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历史上曾经很辉煌,对澧县经济社会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支撑作用。从南宋宝庆二年(1226)“范文正溪东书院”草创,到1902年由书院改为新式学校“澧州官立中学堂”,其间培养了多少学子已不可考。但新学开办以来的110年,已经培养毕业生逾6万人。今天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国内的各个省份、各大中城市都有为数众多的澧县一中学子的身影。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国家的各个尖端科学领域,都有澧县一中的校友参与其中。

过去的澧县一中,不仅为国家和社会培养了大批栋梁之才,也为莘莘学子开辟了通往幸福人生的坦途。

但是,30年后,我们还会有这份自豪吗?60年后,我们还会有这份自豪吗?100年后,我们还会有这份自豪吗?……

我们希望有。我们坚信有!

因为我们正在追寻历史的足迹,把握时代的脉搏,正在认真探讨这所学校的源与流,力图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继续攀登,勇往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