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府文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校概况>学府文墨

汝永为我精神依恋之乡

——《前哲流风 日新其格》序

2016年01月29日 浏览量: 来源: 《前哲流风 日新其格》 作者: 石鸥

印象中一位哲人说过:“对学生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是他周围的环境。”这个环境,主要就是指学生所处的学校环境,不仅是指学校的物质资源环境,更重要的是指学校的文化精神环境。一所出色的学校,在其长期的办学历程中,必定遭遇过艰辛和曲折,也一定取得过辉煌成就;在开拓进取中,日积月累形成了自己的办学传统和特色,积淀了丰富而深厚的校园文化底蕴。学校传统和校园文化,弥漫在学校的上空和周边,犹如Climate(气候、气氛),让生活在学校的全体学校人浸染其中,无一例外。

良好的学校文化以其内隐的方式凝聚着全体学校人,激励着、引领着大家前行,它是莘莘学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但又不知不觉的精神财富和学习动力。一定意义上,什么样的学生反映了什么样的学校文化,学生良好素质的养成,是学校文化潜移默化、润物无声的结果。所以,有些教育学者甚至认为教育即文化,教育即高度的文化。我曾经在一本书中这么写道:“如果我们将文化看成是一个动词,那么学校的作用就是要文化青少年——用文明精神来教化感化青少年,或者说就是要使学生被文化(be accultured)”。从学校产生的文化意义上看,学校一产生就成了学生社会化、学生被文化的重要机构。学校教育正是使人们习得文化、享有文化、传递文化、创造文化的基本途径。换言之,学校教育是为了使学生被“文化”,或者说去“文化”学生。

良好的学校文化,也以其外显的方式——比如校训、校风、校歌、校旗、校服和学校的传统活动、特色课程以及学校建筑、绿化等——展示学校精神和学校品牌形象,它是构成学校办学实力的重要因素,是一所学校的精神、灵魂的外化特征,是一所学校区别于另一所学校的重要标志。

学校文化是时代精神与历史传统的融合,学校文化应随着历史的发展不断吸收时代精神,但它们都有自己的历史渊源。从本质上看,学校文化是学校在长期的文化演进中逐步发展形成的,它凝聚了体现学校基本精神的、并为学校成员引以自豪和刻意弘扬的优良传统。而优良传统又是维系学校的精神支柱,其本身就具有延续性和发扬继承的价值。从文化传播的角度看,学校文化作为一种精神文化,也只有通过继承才能使之产生历久弥坚的影响。而且,这种传统的继承性也是学校文化的基础,学校文化只有根植于优良传统这块肥沃的土壤,才能以巨大的生命力不断革新,不断超越。

摆在我们面前的《前哲流风,日新其格》一书,即是对常德市澧县一中办学特色及文化传统的追源溯本。它是澧县一中建校以来,第一部比较完整的学校创建史、奋斗史、成长史,更是一部学校文化发展史,是学校办学、发展历程的全景式展示。这部学校文化史坚持实事求是、尊重历史、言出有据、秉笔直书的原则,紧紧围绕“前哲流风,日新其格”这一学校办学的核心理念,将澧县一中的发展放在一个更为深远、更为广阔的背景下来进行追寻和考察。书中用大量真实、可靠的史实资料梳理了澧州悠远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蕴。这些历史传统和文化遗存涵养着澧州人的人格特征,也成为澧县一中传统人文精神的重要背景。在此背景下,作者沿着澧县一中历史的发展脉络,按不同办学时期,分段叙述,娓娓道来,纵向回顾了澧县一中办学、发展的重大事件和转折,远粗近细,有详有略,澧县一中的办学历史犹如一幅波澜壮阔的画卷在我们面前徐徐展开。

《前哲流风,日新其格》一书不只局限在展示澧县一中发展的历史过程,更重要的是全书始终抓住学校人文精神这一核心,为我们揭示了特有的人文精神传统和优良文化基因这一关键因素在澧县一中发展之路上的意义与价值,让我们看到了打造卓越学校的希望。

书的作者赵绪清先生,常德澧县人,是湖南省学校史志研究会副会长,2003年至2011年任澧县一中校长。赵校长生于澧县,长于澧县,从小受到澧县人文精神的浸染,后来又长一中多年,见证了一中的一段发展历程。他以一位优秀教育者和出色学校管理者的学识眼光和严谨态度,来研究撰述学校的历史,不仅体现出一个学校人对自己学校的热爱之情,也显示出一名学校人对学校的一份责任与担当。我们知道,爬梳学校发展历程中的原始史料,发掘学校的优秀文化与精神传统,编撰客观反映学校实际情况的校史,是一项意义重大而深远的举措,也是一项艰苦而浩繁的工作。困难在于澧县一中历史悠久,对于学校往事,知情者日稀;对于过往岁月,则资料匮乏,案卷残缺,查找艰难。为了完成这项使命,赵校长及其志同道合者的足迹遍及相关档案馆、图书馆,走访了多少老校友、知情者,为获取一张上世纪二十年代洗墨池后乐亭的老照片,研究小组成员甚至远赴重庆考古现场。是啊,此书来之不易。

作者赵绪清校长及他的研究团队、创业团队进行的是一项值得我们钦佩而又非常有意义的工作。赵校长是一位有思想有理念、勇于开拓善于开拓、懂得办学、能够办好学的校长,和我个人关系也很好,我曾经多次去过学校。学校在21世纪初,就率先勇敢地站在了课程改革的潮头,还曾经慷慨地在选课排课上为教育部新世纪的高中课程改革提供了重要的试验模型,当时的模拟项目是我在负责,学校的改革精神和负责任的态度,让我终生难忘。学校那种看不见但又体验得出的并有意无意被学校成员所接受的文化精神不时让我眼睛一亮。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学校是文化的产物,同时也是文化的动因。文化创造了学校,然而也是学校保存和发展了文化。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跳转到页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