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德育天地>文化视点

带着自己的基因成长(自序)

2016年02月17日 浏览量: 来源: 《澧县一中文化建设纲要》 作者: 赵绪清

澧县一中是一所老学校,从开办书院算起历史已逾千年,从开办新式学校算起历史已逾百年,这在全国的中学里是少见的。

然而,由于地处洞庭湖滨,地势低洼平坦,澧州历遭水患、兵焚,以至学校建了毁、毁了建,至今竟无一幢能够显现其历史的建筑物保存下来。唯一能够表现历史悠久的,是三株古楸,树龄大约在500年以上,但其中一株早些年已经死亡,另两株也已树干腐朽,垂垂老矣。

有形的表征既已衰亡,那么能够传承学校历史的就只有文字了。

但是由于时代的原因,学校的文字历史也没有很好地保存下来。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我校在新中国成立以前,基本上都由当时的澧州镇守使担任校长或名誉校长。其中,仅贺龙元帅是属于新中国的,其他的都是“阶级敌人”,在那些数典忘祖的年代,自然无人敢去问津学校的历史。

近些年,党和国家领导人变得更加睿智和理性,把弘扬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提到了很高的位置,这个大背景使我们敢于直面历史。然而经过“改朝换代”和长期湮没之后,发掘学校历史的过程十分艰难。

好在我们有一批热心的探索者。2003年以来,学校每两年举办一届洗墨池文化节,作为发掘学校历史的平台。我校校友、澧州名士杜修岳、张振汉、高守泉、蔡永立、于乾松、刘大发、曹毅等先生,为发掘整理与澧县一中历史有关的人和事,作了大量研究。特别是高守泉先生系统研究了澧州书院的发展史,积累了丰富的史料。学校部分干部、教师对发掘校史也做了很多积极的工作。通过他们的努力,澧县一中这座千年学府的本来面貌,终于逐渐展现在世人面前。

然而我并不是要编一部校史,而是要编一部行动的纲领。

学校是要生长的。这种生长的基因,是学校的历史与文化,然而文化本身并不能代替生长。我们应该追求的目标,是学校带着自己的基因茁壮生长。

这几年虽然我们在学校文化建设上做了很多努力,但是对历史与文化的认识、对学校文化建设走向的把握,很大程度上还是零散的、小范围的。

而且,我已经50多岁,在校长的岗位上不会很长了。为了把近几年研究的成果保存下来,彰显出来,推广开来,我们也需要有一个系统的、总结性的、能够在师生中普及的东西。

本书所记录的内容不是我个人的创作,而是全校教职员工集体智慧的结晶。我或许可以算作一个称职的管家婆,让后人在几十年、几百年乃至几千年后,能够知道我们的学校当时是什么样的,是由什么基因发育而成的。

同时,我也像一名卖力的纤夫,拉着澧县一中这艘古老的航船在激流险滩中艰难前行。当有一天我再也没有能力拉纤的时候,我希望这艘船能够继续破浪前进,而不至于迷失方向,随波逐流。

限于个人的水平和精力,这本书现在还是非常简陋粗糙的。这只是一条线索,一个引子,它的大量的精彩的内容,还要靠后来者去续写,去创造。

因此,请拿起你的笔!

赵绪清

2007年10月于澧县一中诚意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