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德育天地>文化视点

第三章 文化传统

2016年02月18日 浏览量: 来源: 《澧县一中文化建设纲要》 作者: 真人

文化传统和传统文化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传统文化是自古以来形形色色的文化现象之总和,其中任何一种,不论今人看来是好是坏,是优是劣,只要没有消失,都应包含其中。但是它又是一个变化的、包容的、吸收的概念。古老的东西只要慢慢失传了,如《周礼》中的许多规矩、制度,也就从传统文化变成已死的“文化遗迹”了;外来的东西,只要被中国人广泛接受了,与中国文化接轨而融合,它就可以说是融入中国的传统文化了。比如西服、芭蕾舞……,今天是没有人会把它看成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但是再过若干年,它们就可能像我们今天看胡琴、金刚经……一样认为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了。

文化传统则不然。它是传统文化的核心,它的影响几乎贯穿于一切传统文化之中,它支配着人们的行为、思想以至灵魂。它是不变的,或者是极难变的,是一种惰性力量(或曰惯性力量),“任你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

因此,传统文化是丰富的、复杂的、可以变动不居的;而文化传统应该是稳定的、恒久单一的。

在这一章中,我们将撷取一些与澧县一中办学密切相关的文化传统予以介绍。这些内容包括中华文化传统的大背景,包括中华教育传统的大背景,也包括澧县一中的办学传统。

§1生

中华文化传统的本质精神可以用一个字来概括,这就是“生”。

中华民族创造了龙图腾,龙是生的精神的集中体现。客观世界中没有龙,龙是一种创造,又是一种象征。龙有着复杂的结构,马头、鹿角、蛇躯、鹰爪、鳞身、鱼尾、虎腿,看起来没有一件构成不是别的动物的,但它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生命形象。龙有着特别多的功能,能在水陆空三界运行,上能升天,下能潜海,又能在陆地奔走如飞;龙象征着变化莫测,有水龙、火龙、土龙,雷电风雨伴龙而行。看到龙,就看到了中华民族的愿望、爱好和向往,希望生机勃勃,变化繁多,上天下海,呼风唤雨,刚健有为,繁荣昌盛。

《易•系辞传》说:“天地之大德曰生”。具体而言,“生”所表现的是坚韧不拔、自强不息的主体精神。“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心态,它包括“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入世开拓精神;“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高度社会责任感;“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气概;“孔颜乐处”的乐观心态等等。

附1  天地之大德曰生。

语出《易•系辞传》。熊十力(1885-1968,著名哲学家,新儒家开山祖师)认为《周易》中的“生生”的观念,最集中深刻地表现了儒学固有的生命力和创造精神。梁漱溟(1893—1988,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有“中国最后一位儒家”之称)认为充盈孔学和宇宙的最基本的精神就是生命精神:“这一个‘生’字是孔学最重要的观念,知道这个就可以知道所有孔家的话。孔家没有别的,就是要顺着自然道理,顶活泼顶流畅的去生发。他认为宇宙总是向前生发的,万物欲生,即任其生,不加造作必能与宇宙契合,使全宇宙充满了生意春气。”他断言,儒家和佛家的根本不同即在与“生”与“无生”的对立。生的含义博大精深,但首要的含义是关注人本身。天地万物人为贵。人是天地发展之最精者,聚集了天地的精英之气,以人为本,关怀人,关注人,也就是顺应天地之大道。

附2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语出《易传•象传上》。“天行”指天的运行,或天运行之规律。“健”即刚健不屈。《象传》作者认为,天的运行是刚健不屈的,它不受人世的兴衰治乱的影响,也不为任何艰难险阻所挡,按自身的规律,永恒不止地前进。因此,将刚健视为天的高尚品格。中华传统哲学讲究“天人合一”,《象传》作者要求人要效法天,刚健不已,自强不息,不因困难而阻,不因失败而馁,一往无前,努力进取,永无止境。梁启超先生亦借此激励清华学子说“乾象言,君子自励,犹天之运行不息,不得有一曝十寒之弊,且学者立志尤须坚忍刚毅,虽遇颠沛流离,不屈不挠;若或见利而进,知难而退,非大有为者之事,何足取焉。人之生世,犹舟之航于海,顺风逆风,因时而异。如必风顺而后扬帆,登岸无日矣!”

附3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这是北宋学者张载的话。其一,天地本无心,但天地生生不息,生化万物,是即天地的心意。无心而有心(以生物为心),这是人对天地生生之德的理解,有了这样的理解,天地生化万物的心便显立了。其二,圣贤开显“安身立命”之道,正是为了生民。有了这个道,“百姓日用而不知”,却能潜移默化,使生活有所依循,生命得到护持,这就是“为生民立命”。其三,圣人之学,自两汉至北宋之初1000多年,普天之下找不出一个像样的师表,所谓“学绝道丧”,中华民族的文化生命萎缩堕落到了极点。理学家张载等复活了先秦儒家的思想与智慧,使天道性命之学,内圣成德之教重新光显於世,重新显立了孔子的地位,这就是“为往圣继绝学”。其四,儒家以“内圣”为本质,以“外王”表功能。最大的功能,就是开出太平盛世,而且是永久的太平盛世。这集中体现了积极入世、开拓进取的价值取向,是谓“为万世开太平”。

附4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语出范仲淹《岳阳楼记》。范仲淹是北宋时期一位兼具将相之才的政治家、军事家和文学家。其文韬武略和宏大抱负,不仅泽被当世,而且惠及后人。他的宦海生涯,有“进”有“退”。“进”则忧其民,“退”则忧其君,不管是“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范仲淹始终都没有懈怠“以天下为己任”的人生使命。因此,《岳阳楼记》的倾吐抱负——“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不是作者对未来人生的展望,而是对过去人生的回顾,是对自己“以天下为己任”的人生实践的精妙总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向我们揭示了一个道理:一个人应把大众利益摆在第一位,把个人利益摆在第二位,在天下人忧虑之前忧虑,在天下人快乐之后快乐。它源出《孟子•梁惠王下》。孟子说:“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乐以天下,忧以天下。”范仲淹根据自己“以天下为己任”的人生实践,把孟子的话发展而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传输给后人的是一种博大情怀和高远的境界。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跳转到页 共1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