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文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化建设>校长文稿

建设教育强县 拓展生存空间

2016年02月26日 浏览量: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 赵绪清

上个世纪末,我们在迎接国家“两基”验收时曾提出一个口号:发展教育事业,实现文化移民,拓展澧县人的生存空间。当时我算了一笔帐:把澧县的县域面积每隔50米画一条线,打成方格子,每个格点处站1个人,全县还有3万多人没有地方站。横竖50米包括荒山、湖泊、河流和滩涂。这就是澧县人的生存空间,而且这么可怜的空间还在被逐年增长的人口所挤占。

在旧中国,解决人口密度过大问题的途径是迁徙、逃荒,极端的状况是战争、瘟疫和自然灾害,这些都早已成为历史。现代社会,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的主题,我们不能企图通过非常途径去拓展自己的生存空间。要拓展澧县人的生存空间,只有通过发展教育事业来提高人口素质。这种拓展通常从两个方向来进行:通过考试升学实现“文化移民”;通过提高国民素质让劳动力走出澧县开辟就业门路。教育发展得好,升入高校的人数多,就业的劳动者素质高,生存和发展的空间就大,反之,就要受制于人。因此可以说,地域生存竞争就是人口素质竞争,归根到底是教育的竞争。

澧县历来有重视教育的优良传统,是教育的成功给澧县人提供了更多的机会。省内把常德人称为“德国鬼子”,而澧县人又被称为其中的“犹太人”,这形象地表达了澧县人聪明、大气、有活力、会办事。这些基本的素质不在于澧县人有什么过人的遗传基因,而是得益于以往的教育。1902年,澧县开办了全国最早的新学——澧州官立中学堂;1956年,澧县一中高考名列全省第一;1984年,澧县在全省率先普及小学教育;1997年,澧县高质量实现“普九”,评为全国“两基”先进县;2003年,澧县一中在重点中学督导评估中成为全省唯一受综合表彰的县办学校。这些都说明澧县的教育过去在全省一直是领先的。恢复高考制度以后,通过高考、中考澧县每年流出一个行政村的人口,这些人又往往成为拓展澧县人生存空间的“先头部队”。因此,通过发展教育拓展生存空间,在澧县不仅仅是一种期待,也是一种现实。

但是,澧县教育过去对社会的贡献是建立在教育的“先发优势”基础之上的。恢复高考制度的头几年,澧县一中一所学校每年考入高校的人数,相当于湘西、怀化一个地区,因为那时候他们的教育还没有发展起来。和那时比较,现在教育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全省的省级示范性高中已经发展到140多所,各地教育发展趋于平衡,而且优质教育资源大量向省城和地级市集中,我们往日的优势不复存在甚至逐渐变为弱势。在这种情况下,县委、县政府提出建设“教育强县”,是非常明智的,是非常及时的。否则,别人的教育在加速发展,我们还躺在过去的光环里沾沾自喜,若干年后蓦然回首,才发现原有的阵地都丢失得差不多了。

当然,建设教育强县不是喊一句口号就能奏效的。这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领导有战略家的眼光,需要校长有企业家的胆识,需要社会方方面面统一思想,需要全体教育工作者做出艰苦的努力。这个问题太大,不可能三言两语说得清楚,在此我只想说明一点:建设教育强县,教育工作者必须冲锋陷阵,责无旁贷。

我曾经有一个梦想:让澧县人民的子女不出澧县,就能享受全国一流的高中教育。几年来,我和我的同事们带着这副自制的镣铐跳舞,很辛苦,也很快乐。和五年前比较,学校优质教育资源快速扩展,实现了“四个翻一番”:校园校舍面积翻一番;在校学生规模翻一番;公费生招生人数翻一番;高考本科录取人数翻一番。学校环境优美,人气旺盛,氛围和谐,教师爱校如家,爱生如子,敬业奉献;学生学风纯正,绝大多数做到了身心好、品行好、学习好。2007年高考,我校高三1130名学生除部分要求复读者放弃录取外,被高等院校正式录取1007人,其中本科院校900人,二本以上664人,一本292人。这些指标都远远超过全省省级示范性高中的平均水平。有人说,现在高考升学竞争已经演变为社会资源和权力的分配竞争。在这个意义上,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为澧县人赢得了较多的社会资源和权力。我们将继续奋斗,为澧县人争得更多的生存空间,为建设教育强县做出较大的贡献。

※该文发表在2007年9月26日常德日报B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