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学教研>教师风采>详细内容

教师风采

我与学生同成长

来源:《以人育人》 作者:傅嘉明 发布时间:2016-03-09 浏览次数: 【字体:

我是一位中学语文教师,经常因作文教学而苦恼,我不知道学生在写“妈妈为我雨中送伞”时,是否真的泪水与雨水融合在一起;也不知道学生在写“为老奶奶让座”时,是否真的赢得周围乘客的连连赞许;更不知道学生在病中是否真的去数母亲头上新增的白发。反正每当我读到此类文章时,心中涌起的不是感动而是悲哀。

为什么中学生作文会假话连篇?原因可能有许多,但作为一位中学教师,我认为,问题关键还是教师自身水平和素质。我始终觉得,语文教师教作文必须自己先能写一点,就像数学老师不可能不会做题一样,这是语文教师的看家本领。只有对写作有了亲身体验,积累了一些感性的东西,指导学生才能具体、切实,有针对性。

荀子曰:学莫便乎近其人;学之径莫便乎好其人。作为中学语文教师就应该有能力、有信心让自己的学生好其人,好其文,得到学生的认同。教师自己动笔,写自己的生活,抒发自己的情感。近几年来,我一直这样坚持着,有了一点作品上的和经验上的积累,也由此而生发一些想法。

一、教师下水,灌干涸心灵

这的确是一个艰辛的摸索过程。参加工作伊始,我给学生写作指导时,也针对学生习作谈一些技巧性问题,如记叙文六要素,议论文总分总结构,散文形散而神不散的特点等等。结果,学生们的写作依然是“月朦胧,鸟朦胧,海棠花儿依旧红”。后来,我意识到应注重发掘学生情感世界。作文课上,我的语言变美了,“美无处不在,关键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一片自然风光是一个心灵的境界。一切美好的风光是来自心灵的源泉,没有心灵的映射,无所谓美的。”诸如此类。我讲得眉飞色舞,手之舞之,学生作文依然“苍白无力常徘徊,灵气灵感全不在”。我给学生指出作文假、大、空的毛病时,大多数学生是麻木的,少数几个挤眉弄眼,不屑一顾,仿佛在说:“说得容易,你自己试试。”的确,当我们对学生作文“指手画脚”时,何尝又不是“空对空”呢。

于是,我开始默默地行动了。功夫不负有心人,五年以来,我的各类文章见诸大小报刊有近四十余篇,大到《中国教育报》《中国教师》》《教育艺术》《班主任之友》等,小到一些学生读物。于是,我的学生开始给我报喜了,说在哪儿见到了我的文章。消息渐渐地在学生中传开了。我暗自高兴起来,只要学生信任我,一切就有了基础。教育是一种等待,时机成熟了!我可以用事实说话了!作文课上,我总会挑选,甚至临时动笔写文章,作为范文,让学生见我的人,听我的文,触摸到我的心。慢慢地,我不用强调学生写自己的事,谈自己的感受,他们都很自然地意识到应该这样做。后来,我又不失时机的推荐学生投稿。今年,就有五位学生的文章发表在国家级、省级杂志上。学生们看到自己的文章变成铅字,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在全班接连产生轰动效应。教育就是要使学生有自得之美!作文教学,需要师生共同的资本积累!

样章说明:

钟情校园竹林

走进澧县一中校园,一种独有的文化氛围迎面拂来。这里有许多人文景点,如诗墙、考场棚、后乐亭、名人林、白鹤井等等。但我对一中学生寝室和食堂间的两片小竹林情有独钟。

竹林的外围是齐膝的围栏,中间长满了杂草。竹子是青一色的拇指竹,青竹翠蔓,参差被拂,轻风徐来,蒙络摇缀,似与游者相乐。

以前,我只知道梅兰竹菊被识为“四君子”。自然,我认为这就是校园种竹的唯一原因了。《三国演义》中关云长走麦城时,留下了千古名言:玉可碎,不可改其白;竹可焚,不可毁其节。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当传于竹帛也。关羽成为“义”的显灵,竹成了“节”的化身。个别的自然物被人格化后,又被全民族所接受时,就成为了本民族独有的、个性化的审美情趣。

人对自然万物的领悟是渐进的,还是顿悟的。有时,真的是说不清,道不明。

转眼,我结束了大学生活,回到了这方桑梓之地。而今,每当我走过这两片竹林,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困惑。我潜意识地认识到:我根本没有读懂这两片竹林。

苏子有诗云: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使人瘦,无竹使人俗。一中人是深谙中国的传统文化的,把两片竹林立于食堂和寝室之间,可谓用心良苦。我每每吟诵:“‘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但不可无节。”心有戚戚,若合一契。

我独自漫步在一中校园,诗墙能让我深切感受到“诗言志”的澎湃,名人林能让学生的理想呈现出多元化。但我却认为一中所有底蕴浓缩于这两片竹林,如丝露花雨滋润无声。

2002.9.10《中国教育报》

不 再 揪 心

又到了给学生编位的日子了!

消息不胫而走。最近,我的手机成了热线,我的亲戚,我的朋友,我的亲戚的朋友,我的朋友的亲戚,甚至是我的同事,还有我的领导,全都不约而同的想起了我,想起了我这个“基层领导”——班主任。

出于脸面,才会显得那么的无奈,每次全班调位之后,我总是忐忑不安的找那几个位置好的,但从没有人给我打电话寻求照顾的同学商量。每次,那清澈的眸子总是泛着淡淡的羞涩,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满口答应我。每次事后,我总是对自己说:“孩子,下次,我一定安排一个好位置,做为对你的补偿。”我想,这也许是班主任最后的“权力”吧!

然而,经过几次编位后,孩子们、家长们似乎嗅到了什么味儿。电话是越来越多,人情愈来愈近,层次愈来愈高,总之,网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密,让我感到窒息!后来,老实的、讲风格的、没关系的、农村来的同学自然地分布到教室偏僻的角落里。然而,他们却是班上最勤奋、最渴求知识改变命运的群体。这一切,只能在我一个人心中煎熬!

唉!今天,又是一个令我揪心的日子!

晨操之后,同学们如往常一样的回教室,早读去了。我也如往常一样独自来到了学校的名人林,呼吸一些新鲜的空气。名人林是一片小松林,这里没有中国园林所必须有的曲径小道,更没有起伏不平的峰峦。所有的松树都落脚在平坦的草坪上,他们都能在清晨的第一缕霞光里欢笑。他们没高低贵贱的区别,有的,只是平等的机会,幸福的成长。试想,如果命运把他们安排在起伏的深山中,将会是怎样的一番情景呢?我的思绪翻滚着,不禁想起了左思的《咏史》诗:郁郁涧底松,离离山上苗。以彼径寸茎,荫此百尺条。世胄蹑高位,英俊沉下僚。地势使之然,由来非一朝。

我是一个没有出息的人。我的感情太多,总是供过于求,经常为一些小动物、小花草惹起万斛闲愁。真正做大事的人是决不会这样的。反过来,如果他们象我这样的话,也决不能成就大事。我还是有一点自知之明的,我注定是一个渺小的人,也甘于如此。

为了自己,从今天起,不再做让自己揪心的事!

我潜入松海,同时也沉入绿海,呼吸着有淡淡清香的空气,感觉到绿色的氧气正源源不断地输入到自己的肺叶里,像清洁剂般清洗着因世俗废气而吃力开合的肺,几乎能够瞬间感到这种大自然珍贵的赐予。甜丝丝的滋味,通过喉头气管,流向四肢百骸,流向大脑和每一个心房。

不做令自己揪心的事,我浑身舒坦!

2004.10《中国教师》

繁 忙 的 我

唐 爱 铭

昨晚的电视享受换来了今天的“悲惨”命运。

真是倒霉透了,现在已是六点十五分。唉!迟到了要到班主任那儿背书的,我慌慌张张的,骑上自行车立即奔往学校,脑海里一个问号一直困扰着我。不是订好闹钟的吗?怎么失灵?猛然,哦,是我睡意太浓,糊里糊涂按下去了的,不能怨天尤人了。锁好自行车,我飞奔上楼,老师似乎还在阳台一直等待着我。我灵机一动,溜进去吧,省得被他抓到办公室。我刚坐下,翻开书,突然,老师从后门进来,径直走向我的座位。我捏了一把虚汗,怎么办啊,劫数难逃。“你在今天之内,务必背诵《词七首》,我亲自督促。”

第二节课开始了,我始终身在曹营心在汉,这怎么办啊!书没背完难保有午饭吃,说不定还要留下来。越想越烦,我偷偷摸摸地从抽屉里拿出语文课本,小心翼翼地翻开,默默地在心里念。可能读得太入神了,化学老师从讲台上走下来,我竟没有察觉,以我平时的“洞察力”,只要用余光一扫,便“一览众山小”。“你敢在化学课上干其他学科,我若再发现,你的书就别要了。对了,课后把这章的化学方程式全默出来,交给我。”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我怎么就这么惨!这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让我刻骨铭心。

终于捱到下午,这一天对我来说真是漫长。从早忙到晚,没有喘息的机会。“今天轮到你写广播稿了。”宣传委员催促着,“别忘了晚自习之前交。”祸不单行,我已经被弄得像个大头鬼,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瞧瞧桌面上,乱七八糟,堆满了各科的作业,还有本不该有的这些烦心的事,顿时火冒三丈,学生的命怎么如此苦啊!世界上有时间倒转丸该多好啊,我宁愿不要看昨天的电视,不要那短暂的自得,那片晌的贪欢,代价太大了。我边想着,边默着化学方程式,水笔芯“嚓”地一声断了……我大喊一声:“天啊!”

2005.1.28《语文报》

幸 福 的 感 动

周 缓

每晚回到家时,第一眼便能看到父母为我点亮的三盏灯,一盏门廊上的,一盏客厅中的,一盏房间里的。灯光透过窗户,为我照亮了门前坑坑洼洼的道路。

每次回家晚了,父亲总会推开门,蹲在门口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母亲则会打开窗户,焦急地望着巷口,直到我的身影出现。门廊上橘红的灯光流泻下来,像一只穿透黑夜的焦急眼睛,催促着我加快脚步。

一走进门,母亲便会条件反射似地关掉电视机的声音,而父亲总会问那个一成不变的问题:“吃饭了没有?肚子饿不饿?”客厅里的灯,是磨砂玻璃的壁灯,很朴素,却很温暖。

房间里,台灯已经被拧开,光线照亮了大半个桌子,桌子上总会放着一只削好了的苹果,洁白的果肉告诉我,它被放在这儿还没多久。

常常见到失去父母的孤儿,也常常听到有人抱怨父母总不在身边,因而每当想起每一天晚上都会有父母的三盏灯和削好的苹果在等待我的时候,心里便有了一种甜甜的感动。

上了高中,父亲办了一个厂,每天和母亲起早贪黑地忙。回到家,家里总是黑灯暗火,心中不禁有了一种失落,我尝试着像父母那样点上三盏灯,削好两个苹果,躺在床上听着门声,却在不知不觉中总是沉沉睡去。一天半夜醒来,父母都已经回来了,隔着门,听到了他们低低的谈话声:“孩子长大了,懂得给父母点灯了……”我心中突然有了一种欢乐,有了一种感动,当所等待的人理解你的等待的时候,那种幸福的感动是不可言喻的。从此每天晚上,我都会点上三盏灯,削好两个苹果,躺在床上想着父母回来会有怎样的表情,心中便满溢着那种感动,那种幸福的感动。

被别人等待是一种幸福,有人等待更是一种充裕的幸福。

2005.1.2《同学月刊》合刊

当然,我也并不是学生写什么题目,我就写什么,这样反而会禁锢学生的思维。我的作用在于写自己、动真情、勤练笔,竖立一个榜样,引领学生滋润干涸的精神家园!

二、教师讲评,蕴真诚情感

教师对待不同的学生,要从各自不同个性出发,通过赏识教育激活学生的情感,激发学生的思维,特别是班上的所谓“差生”,更要打起灯笼火把找优点。只要作文中有闪光处,无论是题目、开头、结尾、句子,甚至是字写得好,都要在作文课上表扬。教师环视每一个学生,要用熟识的目光,让每个学生感受得到他的作文在老师心中有深刻的印象,老师很重视。不要轻易的指责学生作文主题不积极,那样会堵塞抒发真情实感的源头,把学生引向说假话,抒假情的邪路。教师不仅要知道,捡钱包交失主、雨中为妈妈送伞、车上为老奶奶让座,主题积极;还要知道,通过暴露来呼唤真理和正义,主题也积极;要知道,充满童趣的游戏,看蚂蚁搬家,观夕阳西下,雨中嬉戏,主题同样积极,因为它表现了自然之美,人性之美。即使真的个别同学有特别出格的话语,也不必大惊小怪,教育本身就是一种等待。

最近,我一直思考一个问题。教师出一个话题作文,有个别学生实在难以写出,教师怎么处理?有人说,可同时出几个话题作文,让学生自己选择,矛盾似乎可以解决了。然而,我自己在写作中有这种体会:有一段时间我自己也无心动笔。我想学生们也有这种情形,怎么办?如果用高压政策,学生肯定会抄袭一篇了事。但我想是否可以考虑,允许学生抄一篇类似的作文。不过,事前约法三章,请学生注明原文出处和作者姓名。教师批阅时,适时的谈谈对此文的鉴赏,指导学生的阅读。学生抄一篇文章,必然会阅读、挑选一番,这也是一个学习、积累的过程。教师采用疏而不堵的方法,为学生营造一个宽松的氛围。

为了营造一个说真话的氛围,每次作文课上讲评优秀作文,我都要求学生自己念作文,并且约定,学生念作文之前,都有一句相同的开场白:我的作文是自己的作品,是我对生活的真实感受。别看这是一句套话,只是个形式,但它树立了学生们的诚信感和责任心,树立了写作正气。

教师观念变了,评价标准多元化了,教学方法改进了,学生才会没有顾虑,才有可能把写作当做一个可以倾诉的方式,倾诉的过程,把老师当作最可信赖的人!

三、师生积累,蓄源头活水

经常写作的人有体会,写作不完全在写作本身,工夫往往在诗外。阅读就是一个重要环节。

以前,我每次布置完话题作文,学生们就开始翻所谓的《作文选》、《写作大全》、《新概念文选》等等,去找灵感,东拼西剪。这是学生平时积累太少、源泉干涸的表现,如何改变它呢?

还是教师示范带头。我从大学开始就养成了作读书笔记的习惯,一至延续如今,已经积累十几本。有一次,我把笔记本全抱到教室,请同学们传阅。我没有硬性规定学生照我做,更不会去检查,但我会去观察他们。开始,只有个别同学尝试,我就找个机会翻翻看看,并和他攀谈起来,给他讲一些做笔记的方法,如纸面1/3留空,摘抄别人的文章、段落注明作者和出处等等。这时候,其它的同学就会凑过来听一听,慢慢地,主动做笔记的同学越来越多,已有燎原之势。教育是一颗爱心耐心地等待!再后来,我的关注由形式向内容转变,关心他们阅读什么书。说实在的,现在中学生学习科目多、任务重,各科出现抢夺时间的迹象,学生们不可能读大部头著作。我就有针对性的给他们介绍一些千字文的刊物,如《中华散文》、《散文选刊》、《杂文月刊》、《杂文选刊》、《随笔》、《读书文摘》、《名作欣赏》、《文史知识》、《人民日报·大地副刊》、《湖南日报·湘江》等等。学生们买了自己所喜欢的刊物,就和别的同学交换,相互推荐。渐渐地,学生们视野开阔了,养成了学语文的好习惯,能与我平等的谈一些文学作品,师生有了共同的话题,我的课堂也因此更丰富了,学生的写作也不是那么茫然了。

教师的观念转变和教师的教学方法息息相关。中学作文教学表面看来是写作技巧的传授和模仿,实质是写作习惯的养成,本质是学生对教师能力、人格的认同。如今的中学作文教学中,课本例文往往太高远,老师又只是君子动口不动手,于是学生便无所适从,作文教学也因此衍生出种种弊端。我想,教师只有帅先示范,得到学生的认可,才能走出作文教学的困境。

分享到: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