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学教研>教师风采>详细内容

教师风采

城头山的河

来源: 作者:陈军 发布时间:2017-01-17 浏览次数: 【字体:

金秋十月,你不能不去城头山,因为城头山将原野的秋天诠释得淋漓尽致。不必说百花姹紫嫣红的芬芳,不必说四野温柔漫溢的绿意,不必说一块块稻田泼辣宣泄的无边无际的金黄,不必说挤挤挨挨、头顶华盖的大树群体,不必说一碧如洗的天空;假如你竟然忽视了翩翩起舞的蜜蜂和蝴蝶、悠闲自在的蜻蜓和青蛙的自恋,假如你竟然忽视了博物馆是怎样的一幅高度浓缩了的六千七百年前的古代农耕生活画面,假如你竟然忽视了玻璃桥上一路走过的惊悚,假如你竟然忽视了几处制陶遗址的风雨沧桑,假如你竟然忽视了墓葬祭坛的悲壮与凄凉。那么,你永远都不要忽视城头山的河,这条河从六千七百年前逶迤前行,款款地走到了我们面前。

我曾无数次踏访过这条河,公元二零一六年十月二日上午九点三十分的踏访,让这条河灌注到我的脑海,将我洗涤得通身透亮。俯瞰这条河,犹如一条环形的白练,又像温情的女子弯拢的臂弯。如果你选定河畔的任何一点,做逆时针或者顺时针流连,那你就走完所有的河岸吧,这里的河水太晶莹了,穿梭的鱼,潜水的野鸭,横行的螃蟹,互相牵须的虾,幽默探头的鳖,老态龙钟的龟,还有众多不知名的水游生物好像是在空中自由活动,而不是在水里有所羁绊,于是,你不能不叹服,这是一条自由的河流。

这正是一条自由的河流,水下是自由的,水上也是自由的。渔舟以它箭蔟般的船头犁开波浪,奔赴远方,于是遥想六千七百年前,浩浩荡荡的船队就是从这条河流吆喝着满载玲珑精致的陶器转澧水,穿洞庭,过长江,泛东海,到东南亚各国交换城头山人自己需要的奇珍异宝以及生产生活用具,多少剽悍的男子为了他们水一样美丽的女子雄壮出征,有的凯旋而歌,有的却葬身海底,但那种自由交换货物的精神,那种为爱绽放的心灵自由却永远可歌可泣、荡气回肠;那些没有出去的男子,就在这条河上为他们的亲人,为他们心仪的女孩捕鱼,狂风骤雨,挡不住他们雕塑般的身躯,骄阳似火,映照着他们古铜样的面庞,当然更有诗意的是,在月光之下,莲动下渔舟,一网撒开,网住漫天星辰,然后沉入水底,稍顷网住活蹦乱跳,男儿的心活蹦乱跳,不一会,女孩的心活蹦乱跳。你现在看到的是一对年轻男女正荡舟荷花丛中,每一枚荷茎都努力举起荷盖,于是河上的荷叶比其他各处的都要张扬,铺天盖地的“绿女们”竞相展示着自己的高挑身姿,于是,小舟只能慢慢推开荷叶,青年女子的脸时时被荷叶遮挡,但那幽深如潭的眼神,白皙似雪的脸蛋,纤细如风荷的腰肢,柔弱如月的手腕欲盖弥彰,那青年男子划着桨,将江南美神一步步推向我们的眼帘和我们的心底。于是我们说,城头山的河不仅是一条自由的河,更是一条爱情的河,或者说最适合恋爱的河。

如果你往对岸望去,看见憨厚的水牛在河畔吃草,翩翩的白鹤调戏着水牛、严肃的八哥鸟也逗弄着水牛,你依然在想,这是动物的爱情吗?这是动物界的自由吗?而摩肩接踵的游人在水牛边经过,白鹤不飞,八哥不走,此时城头山上空白云不流,人与大自然竟然如此和谐地相处。城头山人安享着前所未有的自由,安享着城头山外的人所不能享受到的自由。于是我不能不说,这是天赐城头山,天赐城头山的河!

(原载《城头山文学》,作者系湖南省澧县一中语文特级教师、作家、诗人)

分享到: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