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化建设>《兰风》>详细内容

《兰风》

麦哲的冬天

来源:澧县一中兰风文学社 作者:皮希冀 发布时间:2016-02-24 浏览次数: 【字体:

天,灰蒙蒙的,像是灌了铅的黑布,吃力地垂下来。厚重的黑云暗暗地较着劲,拥挤着,推攘着,缓慢而不甘地移向远方。

无边无际的黑色的巨浪无声起伏,在地平线上爆发出沉默的力量。就这样,从仅仅腾起在天涯海角,到翻滚于海平面,咆哮着冲击在岸边的石礁上,掠下几块碎石,几根水草,鼓起白色的泡沫,一浪一浪地划出沟沟壑壑。

海水“哗哗”地从沙滩上退下来,卷走了一层淤腐的沙。凛冽的海风湿湿地刮过,“呼啦啦”吹起一层又一层巨幕,扑天盖地而来,拍打着,冲撞着,震得地球一颤一颤,扇出阵阵沉积的腥气。

月星隐耀,不留一点儿痕迹。无尽的黑暗中微微透出一点昏黄的光,一闪一烁,时隐时现。

万物发出低沉的哀号,充满了怨气,无休止地回荡在天地之间。依稀听见似乎从远处传来的干涩的“嘎嘎”声,飘渺不定,霎时消散在阴风里。

是夜。

麦哲的冬天的夜;死一般沉寂后的暴风雨的夜。

一切都像没发生过。金色的朝阳细细地撒满波光粼粼的海面。天空蓝得清灵,蓝得透澈。海天似乎早已融为一体。早起的鸟儿相互打着招呼。小木屋前,男人正专心于他闪亮的渔网,女人则把竹篱打开,放出通身雪白的漂亮的海鸭。海鸭昂着头,“嘎嘎”地叫着,打开的木窗闪了一闪。

一切都是这样的宁静。

“嘿,这什么东西?”女人放下手中的食盆,拍拍围裙走到墙角。

那是一团雪白的什物,被轻纱裹着,银丝像杂草般胡乱地散在身上。

“哦,他会动,是个活物。亲爱的。”女人打量着他,“我们是不是该做点儿什么呢?”

男从摆弄着他心爱的网,没听女人说话。

“亲爱的。这儿有个活物,我们该怎么处理呢?”女人问道。

男从放下网,不耐烦地走过来:“什么东西啊!”

一团雪白的东西蜷缩在墙角。屈指可数的雪白的头发散在身上,沧桑的皮肤,蓝色的纯净的眼睛。白色的纱裹着他的身体,背上是一对羽毛稀疏的硕大的翅膀。

“哦,他是个天使,是上帝的仆人。”女人虔诚地画了个十字架。

“净瞎扯淡!世界上哪里会有什么天使。我看他是个怪物吧。现在异种人多得是了。”男人满不在乎地看了他一眼,转身拿起他的渔网准备出海。

海鸭聒噪地叫着,繁索而乏味。它们什么也不知道。

“海边麦哲夫妇家来了个天使!”

周围的几个渔夫提了几串带鱼闻风前来观光。

“这是天使?”

“真不顺眼,头发都没几根,又长又乱!”

“什么呀!我看就一怪物,哪儿有什么天使!指不定是恐怖分子弄来的呢!”

“哦,上帝!战争是多么可怕的……”

“咚!”不知道谁一小石子打在天使的羽翼上。

天使一动不动,仿佛世界宁静得一片弦音,只是他一个人。

傍晚,海面上刮起了阴风。丈夫打渔归来揉了揉通红的眼:“嘿,这该死的天气!冬天就事多!”

女人默默地为丈夫端来牛奶和烤黑面包,又转身为天使送了一份。天使仍蜷在墙角,好像这一切都与他无关。女人走进屋子,“砰”地关上门。

微弱的灯光从窗户里透出来,在灰蒙蒙的大海边显得苍白无力。风轻轻刮过,带来咸咸的湿气,喷在窗户上,“嘎嘎”作响。耳边是稀稀疏疏的冲刷声,是海水抚摸着海滩。淡淡的月光透过薄云撒在海面上,细细的波纹湖光跃金。飘渺悠扬的歌声从很遥远却又很贴近的地方荡起。那是人鱼在唱晚。

一切是那样的祥和。

男从依然摆弄着他的宝贝渔网,女人放出“嘎嘎”的海鸭。海鸭或昂着头拉家常,或偏过头梳理洁白而美丽的羽毛,一点儿也不在乎墙角的那个什物。女人嫌恶地弊了弊天使,撒下一把海鸭食,海鸭拍着翅膀“嘎嘎”地争先恐后地吃着,从不注意身旁积满了怨恨与不甘的眼睛,和睿智泰然的眼睛。

冬天快要过去了。男人两鬓又染了几点秋霜,女人脸上又添了几道细纹,海鸭却比初冬壮实了一圈。

天使舒了舒身子,还是像雪一样纯净无瑕。头发顺了许多,羽翼也日渐丰满了,眼睛越来越明亮、清澈,透出超尘脱俗的泰然。他一动不动,凝视着广阔的天空,凝视着深邃的大海,凝视着海天相接的未知远方。他似乎看透了一切,看透了世间的万物,所以静心地坐在那里,等待着什么。

终于,在太阳初升的时候,天使展开硕大的羽翼飞走了。羽翼丰满而洁白,像雪一样纯粹,泛着乳白的颜色,美得令人窒息,令人忘掉一切,致身于一个空茫的世界。天使飞走了,一片羽毛也没留下。

一切都好像没发生过。

海面波浪起伏,隐隐约约抛出几粒闪亮的小水珠。海水温柔地荡漾在礁石边。潮水“哗哗”退去,献出一片软软细细的海滩,闪着耀眼的光。海鸟相互打着招呼。咸湿的海风中依稀飘荡出“嘎嘎”的声音。那是无知的海鸭,还是呆板的木窗?

他们什么也不知道。只是残留的麦哲冬的影子告诉着我们,天使曾经来过……

覃祥辉老师点评:初读《麦哲的冬天》,很欣赏小作者的语言表达技巧。尤其是对小说环境的营造很成功。再读这篇小说时,发现内涵也不错。美好的东西因为没有珍惜,最终什么都没留下,这就是“麦哲的冬天”。情节很简单,但有深度,值得推荐。

分享到: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