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化建设>《兰风》>详细内容

《兰风》

古诗中的乡村

来源: 作者:宋婧 发布时间:2017-01-09 浏览次数: 【字体:

漫步大堤,蜿蜒的澧水河依旧明静,像一匹白练默默地流向远方。透过薄薄的雨雾,远处鳞次栉比的高楼隐隐可见。越过现代人纸醉金迷,声色犬马的摩登生活,感到时光像蜘蛛缕着丝线那样绵长,轻柔的晚风带着些许清冷的气息,裹携着记忆,夹杂着心绪纷飞,回溯到历史长河的深处,追寻那茫茫时空中零星的记忆,那些快要被遗忘的乡村。

“村园门巷多相似,处处春风枳壳花。”

清明时节,一位做过御史的诗人,出川后就曾经到过这江南的澧阳平原。诗人初次拜访一位久别的深居农村的友人,清早就走出了澧州城,过了小桥,缓步走在向西曲折延伸的乡间小路上。想必一夜春雨滋润,狭窄的前路,微微有些湿滑,不甚平坦的路面坑坑洼洼,有些还蓄满了泥黄的积水,木屐踏过,留下一串蜿蜒的脚印。天晴了,和煦的阳光混着融融的暖意倾洒在他的青衫上。小路边有一排枳壳树茂盛地生长,慵懒地舒展开枝条,绽开洁白的花儿,春风过处,飘出缕缕清香;碧绿的叶儿轻轻摇动,露珠滚滚,一颗,两颗,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他被乡村清新的美景所吸引,驻足吟咏,流连忘返。一座座带有围篱庭院的村舍,连着一条条村巷,想从中找到友人的别墅,可是,它们形状如此相似,竟然象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这怎么找啊!太阳升得老高了,还没有找到朋友的家门。

他撑着疲惫的身子,小心翼翼地走过,生怕搅扰了乡村的平和安宁。他饥肠辘辘,焦急地回望身后,只见纵横的阡陌将碧绿的稻田分割成零星的碎片,其间散布的脚印,一深一浅,而路的尽头就系在自己脚下,那种感觉,就好像时光的车轮缓缓向前滚动,将一切都碾压成齑粉,荡然无存。他的心猛地一跳:是否千年之前也曾有人,如我一般漫步在泥泞的田间小路,思绪万千,回首身后,感叹自己留下的足迹?视线逐渐模糊,仿佛看到一名男子身着一件单薄的青衫,手提一个老旧的书箱,向前走来。眼看日近正午,触目所及却仍旧是无边的相似的稻田和村落,丝毫不见半点友人的影子,他微皱了眉头,加快了脚步,急忙找寻。

牧笛悠扬,稚子清脆的歌声自前方的桃林传来,令他忽的一震,言语凝滞在喉间。桃李堆锦,历经雨露洗涤的小村庄满溢着无限生机,道路两旁的香樟轻轻摇动,顺着叶片的脉络,似乎能触摸到生命的悸动。低矮的灌木丛间,兰花芷花初绽新蕾,小小的花朵,洁白而柔软,匿藏在枝桠间,像含羞带怯的少女。春风吹拂,桃花落英缤纷,花瓣沾染上一丝嫣红,愈见明媚娇俏,蹁跹舞动。“你来了”,清淡隽永的声音自背后传来,尾音却无可抑制的上扬,满是“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的激动与喜悦。他寻声望去,枳壳花飘舞,柳絮纷飞。只见友人昂首玉立,眉目清秀,在目光交汇的那一刹那,他一个怔愣,忽然觉得先前因山水阻隔而日渐模糊记忆,又回到了眼前。记忆像一枚安眠的种子,被春风唤醒,根深扎进心田,发芽拔节,生长成一棵葱茏茂盛的大树,将先前旅途的疲劳,一扫而空。“许久未见,近来无恙乎?”说完,两人皆是会心一笑。风将问候打散,模糊了音调,却带不走彼此高山流水的情谊。只因他坚信:无论相隔千山万水,万水千山,你我终为知己,定能共赏时代烟云。

在澧西村外,春风轻拂,漫天枳壳纷飞,雍陶与友人惺惺相惜的真挚情谊在这古朴安宁的乡村寄存。

“出水芙蓉红似幕,亚栏杨柳绿成窝。”

仲夏斜阳,曲曲折折的乡村羊肠小道上,一位来自湘南的老者正在踽踽独行,两鬓被风霜侵染成银白,脸上布满细密的皱纹,身形微微有些佝偻,撑着一杆藜杖缓步而行,走过一方小小的荷塘,荷叶盘盘绿圆圆,菡萏盛放,花瓣重重叠叠,鲜艳娇丽,包裹着清净如水的玉壶冰心,清风拂面,夹带着草木清新的气息。池塘清波如许,湖心有几柱嶙峋的怪石,湖面清澈幽绿,宛如光滑翡绿的琉璃,偶一绽开一圈涟漪,渐渐扩大,荡漾,撩拨着行人的心弦。岸边有如幕的垂柳,枝干弯曲遒劲,柳叶纤长,清新翠绿,恣意生长,倒映在涟涟波光中,愈见其婀娜多姿。忽一转弯,一道篱墙上蔓条垂挂,掩映下显出一间茅屋的轮廓,显得周正而整洁。门口有老妪正在摘择野芹菜,淘洗粳米,准备着一家人的晚饭,旁有七岁稚子,髻发垂髫,嬉笑打闹,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这安谧的乡村间。从老屋中传出喃喃低语,絮叨而温馨。

他曾十年寒窗苦读,数九寒冬,滴水成冰,手冻裂不可屈伸,仍不肯放下借来的书本;他曾考取进士,授翰林院编修,旋升御史,官拜太子太保,见识过诡谲莫测的朝堂风波,宦海浮沉;最终他看破了繁华后的一切荒芜,选择退隐山野,安然结束仕途,以岁月为纸汗水为墨,以其笔写其心,悄悄记载下寻常人家温暖平淡的生活琐事。澧州大地的一草一木默默铭刻下那个曾以齐家治国为己任的老人印痕。

洗墨池畔,翊武门边,三凰山上,王府楼前,芊芊学子,朗朗书声,自郊野白云竹海的盛夏深处传来。陶子霖先生超然俗务,被浮生清闲的乡村深深吸引。

“屡来送落日,丰获慰劳农。”

秋收在望,不远处,巍峨的三凰山宛如巨龙匍匐于荆楚大地,茂密修长的竹林密密麻麻覆盖满整座山头。不余一处裸露的土地。竹节分明,竹叶苍翠。微风轻拂,原本宁静的竹海刹那间被惊动,翻腾汹涌,伴和着蝉儿不休的鸣叫,怡人神思。空阔广袤的原野染上了一层玫瑰红,秸秆金黄,沉甸甸的穗子低垂,诚实而谦虚,像是在感恩大自然的馈赠。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稻黍成熟的气息。夕阳瑰丽,洒下暧昧的暮光,将远处的村落渲染得朦胧而模糊,劳碌了一天的人们终于肯放下被磨得发亮的耕具,惬意地舒展下筋骨,遥望远处依稀飘渺的袅袅炊烟,仿佛闻到了东篱下野菊花的芳芬。

他也终于挺直脊背,环视这幽幽暮霭笼罩下的乡村。霞光拨开云层探访大地,浮云如玉垒般变换,带着包罗万象的广大胸襟,村庄星罗棋布,错落有致,在大地的一摇臂弯里休憩,桑梓笔直挺拔,树干粗壮,历经风霜,枝叶繁茂,宛如华盖高举在头顶,像是踮脚眺望远归的游子。鸡鸣阵阵,远处的深巷传来声声犬吠,悠长又寂寥,苍凉又清新。

不知怎的,他忽地便想起了早年跟随父皇征战西北蛮荒,万里山河因战乱而残破碎裂,哀鸿遍野,尸骨成堆,纵有千军万马陪伴在侧,亦驱不走他心中的无限凄凉。旌旗招展,金戈铁马的兵弩之声被狂风吞没,只剩猎猎的号角回荡在广阔的天际。他拨马回望,肆虐的黄沙将天空撕裂出一道伤口,残阳如血,像是一个古老民族在嘤嘤啜泣。他笑着摇摇头,摒弃脑海中的杂念困扰,加快脚步,一身侠骨拂袖绝尘。

在芸芸众生祈求丰收的吟诵中,华阳王“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的傲然风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澧州四邻。

“照溪梅雪和烟堕,寒林漠漠愁烟锁。”

冬天的月亮还没有出来,天地间恍然泼上了一层如墨的暗蓝,显得神秘而高远。刚刚下过初雪,晶莹剔透的雪花,盖满暖暖远山,给万物都染上了一层清辉,厚厚的旗云俯视着山脚下潺潺的溪流。月亮升起来了,北风凛冽,寒林漠漠,树木兀自高举着光秃秃的枝桠,婵娟之色似水般柔软,从缝隙间倾洒而下,在蓬松的雪地上投下斑驳的树影,时不时有一两只寒鸦惊起,聒噪着飞向远方,像是在宣告,又像是在诉说,清清淡淡,轰轰烈烈。山脚下万家灯火,琴声阵阵。

窸窸窣窣地,寂寂白雪间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似从遥远的天际传来,时隐时现,时有时无,不甚分明。“叩叩——请问可有人在家?”声音因寒冷止不住地颤抖,“呼——”的一声,风将老旧的红木门吹开,吱吱作响,风肆意涌入,门环与叩首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彼时一位抚琴少女探出身来,乌黑如墨的发丝被一根红头绳服帖得梳至脑后,脸颊透着淡红的颜色显得十分健康。借着朦胧的月光,她看清来人的面容。他正值不惑之年,一身藏蓝色的粗布棉衣,显得整洁而干净,一双眸子清净如水,透着一股壮志难酬的苍凉。凛冽的寒风将他的双颊吹得紫红,嘴唇止不住地颤栗,却仍旧是恭敬的向她略施一礼,“更寒露重,吾不知林地幽深,迷失至此,姑娘可否赏一碗姜汤暖身,再行上路,绝不多叨扰”,而懵懂的少女哪懂这些繁文缛节,她懂得采桑织布,拾柴烹羹,见惯了田家疾苦,知道“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她只觉得在人困窘时予人以帮助,施之以援手本就是极为自然的事情。只笨拙的笑笑,侧身示意,领他至桌前坐下,就走进了东室,堂屋便只剩下他一人。

他环顾四周,老旧的土坯木架房厚重坚实,房梁微微有些弯折,时不时从上掉落些许细碎的木屑,简单而陈旧的家什摆在壁下,只有一张古琴摆在中间特别显眼,桌上一盏油灯,烛光如豆洒落在桌前,泛起细腻的釉光,将纹路肌理也看得分明。一枝怒放的红梅,似是刚从树上折下不久,殷红的花瓣上还带着晶莹的水珠,嫩嫩的花蕊簇拥在一起,映衬着窗外簌簌的白雪,倍添傲然之气,清丽坚忍。

他暗自惊诧:为何屋外冷风寂寂,漫天飞雪,屋内却一室通明,温暖如春,一墙之厚,到底隔开了怎样的世界?还未待他思量出结果,忽觉有一股暖意扑面而来。他收敛心神,只见面前赫然摆着一碗热姜汤,用普普通通的瓷碗盛着,颜色澄黄,汤色清亮,散发着淡淡的姜香,橘黄的烛光明晃晃地跳跃着,暖人心扉。他道过谢,双手接过,小啜一口,只觉姜汤入口滚烫带着一点特有的辛辣气息,暖意在四肢百骸间游走,驱走丝丝寒意,手脚也渐渐回暖。他不由得鼻尖一酸,险些落下泪来,想起自己早前坎坷的人生经历,唏嘘不已——其父苏坚为钱塘丞,与苏轼交厚,年少工诗,尝作《清江曲》,被赞曰“可比之李青莲”,不料奸佞妒人,名落孙山,徐府先后力荐两次,皆以疾为由,辞召不赴命,只游迹山野田间,以词赋自娱,文名远播,然心亦自怜,苦不能献力于江山社稷……一切都恍若前生记忆,岁月流转,变得黯淡无光。惟在这陋室姜汤氤氲缭绕,耳边传来絮絮的低语,仿佛是少女在祈求上天的悲悯。

在澧州寂寥凛冽的风雪中,在苏庠笔下,我仿佛看到了世人忙碌平凡却安稳温馨的生活和祈求和平幸福的自信。

漫步大堤之上,放眼这片古老而神秘的土地,古诗中的乡村宛如一朵柔嫩娇美的野菊花,恣意生长在岁月的深处,散发着阵阵幽香,顽强而安静,清纯而醉人。

(作者:宋婧 ,高二年级1517班学生 。 指导老师:周代芳。 此文系“语文教学与研究杂志社”组织的第十七届“新世纪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决赛获奖作品。)

分享到: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