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化建设>《兰风》>详细内容

《兰风》

古诗中的乡村

来源: 作者:胡欣然 发布时间:2017-01-09 浏览次数: 【字体:

是一个未曾开启的世界,那里春草碧色,悬流汤汤。——题记

翻开研读厚重的书页,映入眼中的仿佛只有那一隅充盈着青草香的土地。还是没能躲过你——古诗中的乡村。我的眼前烟霏云敛,刹那间开遍漫天芳菲。

在诗句中,不论是 “小桥流水人家”,还是“杨柳岸,晓风残月”,古诗中的乡村仿佛都是一个神秘而令人神往的存在。血红的夕晖洒落,一棵虬曲的老树,一匹疲累的快马,一抹削瘦的人影,仿佛就能书尽这千百年的孤寂冷落,仿佛就能相隔千年去用手触碰到虚无的泡影。风沙卷起,黄沙稀略勾勒着风的模样,冷漠锋利,又桀骜至极。它模糊了历史的轮廓,消弭了亘古的足迹,却留下了风中飞扬的气息。

《桃花源记》中陶渊明是这样记述的:“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似乎我们记忆中的乡村生来就应该是这样。陶渊明曾“采菊东篱下”而能“悠然见南山”,其中的悠雅恬淡不言而喻,“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双翼挥动时,绝妙的恣肆张扬;“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微凉的空气中如蜃楼一般绮秀无双的景象……所有的所有,不去在乎它是否真的在描绘,只是眼中浮现的太过美好,我们便自然地将它们编入记忆,构思这般极致的明丽。

古诗里的乡村生活似乎都是满足而宁静的。宁静,所以致远。不论是“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又或是“芳草鲜美,落英缤纷”,亦或是“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几乎不计其数,都如同窗明几净时向外张望到的春雨纷扬一样,纯净得犹如水中明月,仿佛一触即碎。

三月里,伴着绿波盎然,抚着桃香芬芳,一身粗布麻衣,沿着复苏的流水闲庭信步,轻浅的脚步声交融着淙淙流水,一片诗情画意;七月中,一张木桌,一把竹凳,一片竹林浅淡的荫凉,当然,有一壶茶,以及一个陪你饮茶的人。祛除夏日的烦闷,听着蝉鸣与微风拂动竹叶的沙沙声,一局未解的棋,以及空气中淡淡的清雅的茶香,入口甘醇,片刻浅眠;十月的秋意下,哪儿也不去,静静地站在台阶外,呼吸一口充满着果香的香气,在枯黄的落叶上走动几步,娑娑碎裂声一声接一声,绵延到远方无垠的麦田上,那是橙色与金黄的海洋,是“芳与泽其杂糅”之人的天堂;银装素裹之时,在大雪纷飞之后,看着顽闹的孩子砸着冰棱,你含了笑拿起扫帚扫了雪,便又是一番自成的气韵。远处树桠下三三两两地聚着些人,靛青布衣,裹得严实,大声吆喝着什么,眉里眼里俱是笑意。黄发垂髻,怡然自乐,犹如枝头含苞的白梅,纯净得不容杂质。

从青树翠蔓到大漠孤烟,从乱花浅草到枯藤老树,从炊烟袅袅到山水人家,从茶香馥郁到浅眠小憩,静看这水树山郭,渐迷双眼。

书页上仿佛也沾染了雨后青草混杂着泥土的味道,充斥着鼻腔,连呼吸也是醉人的——只因这古诗中的乡村,无关风月,无关流年,无关五十弦的锦瑟无端,“这良辰美景,比比皆是自己的意思”。

(作者:胡欣然 ,高二年级1520班学生。 指导老师:胡爱平。 此文系“语文教学与研究杂志社”组织的第十七届“新世纪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决赛获奖作品。)

分享到: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