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化建设>《兰风》>详细内容

《兰风》

河边走来两个人

来源: 作者:曾思遥 发布时间:2017-01-09 浏览次数: 【字体:

沿河而走,陶醉于清晨泛红的阳光,体味这初夏的清凉。脱了鞋,踩在鹅卵石上,滑滑的;踩在树的影子里,凉凉的;又一脚,踏在阳光里,有微微的暖意。

我不知道我要去哪儿,只想沿着它走,惯性地走到尽头。被时光牵引的日子,让我来不及扯住童年的欢乐,看不清未来的道路,在留恋与惶惑中,被惯性簇拥着一直走。不巧,有一小洲挡了我的去路。河水被小洲分成了两注,弯弯曲曲地流向树林的深处。站在分岔处望去,全被层层叠叠的树挡了视线……

林子宛如仙境一般,阳光如淡红的丝线,透过树叶的罅隙,留下深深浅浅的斑影,薄薄的水雾在半空中浮起,随着我的脚步缓缓流动,一只蝴蝶在树空间忽上忽下,翩翩起舞。那是化为庄周的蝴蝶,还是化为蝴蝶的庄周?我甩甩头,理不出头绪。迷迷糊糊中,一个扎着羊角辫,穿着绚丽的蓬蓬裙,踏着红色漆皮圆头鞋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过来。她没有按我的预想从我身边跳过,而是停在右边的路口,看着我,笑得不含一丝杂质,如此刻的阳光般绚烂。

“姐姐,来陪我玩吧。里面有好多小动物,还有好多小朋友,特别热闹!”小女孩朝我喊道。

我正打算过去,而另一边有一个声音响起:“别去,去了就再也长不大了哦。”在另一条路的路口上,一个成熟风韵的女人不知在什么时候出现的。她头发染成暗褐色,下端烫成大波浪。斜刘海挡住了半边脸,散发神秘的气息。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身上一丝不苟地穿着正规职业西装,黑色高跟鞋显得她更高挑。她戴着黑框眼镜,镜片下两只眼如两把利剑,仿佛能瞬间洞察你的小心思,如一张大网不放过你的每一个小动作。女王气场让人心中不那么淡定。

“去了,就永远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了,而我,可以让你成为一个真正的女性。”女人丹唇一启便对我说出这番莫名其妙的话。

“永远做一个小孩儿不好吗?像彼得•潘一样永远不长大,没有苦恼,无畏生活,无忧玩耍。长大了有做不完的学习和工作,要变得功利圆滑,你想这样吗,姐姐?”“所以你会永远那么幼稚,活在童话中,不懂得活着的意义,永远不能独立,你喜欢这样吗?”

我仿佛看见了两只手向我伸来。我明白了,这是我人生的一个分岔口。一边领我走向长大,一边带我返回童年。

返回童年,多好!有大把的时间,没有作业,没有迷茫,没有烦恼。我可以活得快乐无忧,这不是我一直渴望的吗?可是……

我环视四周,希望有什么可以给我指示方向,哪怕是根稻草,抑或那只忽上忽下的蝴蝶。

这初夏的早晨,阳光正好,河边的空气带着潮湿的味道,草香若有若无,淡淡的,如远方山顶的寺庙钟磬的余音,又如白雾间隐约的烛光。那只蝴蝶静静地附在一片叶子上,一动不动。“日光下澈,影布石上”,水底有鱼偶游过,那鱼游得轻盈“皆若空游无所依”。大自然的一切按照生活的本原展现着勃勃生机。

走近,发现青草的根部还保留着冲出泥土的那两瓣牙叶,树干上还残留有昨夜露珠洗过的泥痕。那鱼是否还记得曳着长尾游荡的日子?蝴蝶是否还在回忆睡蛹的安逸与破茧的欣喜?这一片生机何尝不是过去美好日子的积淀,又何尝不因为未知的明天而充满希冀?

我释然。

我走向小女孩儿那边,听见女人叹息声。我递一颗糖给她,她满心欢喜的拆开糖纸。将糖扔到嘴里。

“你有家吗?”我问。她摇摇头。

“你怕我吗?”她摇摇头。

“你愿意跟我走吗?”我伸出手。她呆呆地望着我,后退几步,犹豫了一会,突然下定决心般小跑过来搭上我的手。

我牵着她如牵着一只小绵羊,来的女人面前。女人很诧异的望着我。

“我可以带上她吗?”

“可……可以,但是为什么呢?”

“我想通了。我不愿回到童年,我总得长大、独立。我经历了童年,珍惜过了,哪怕有遗憾,但我不想重新经历一次。而我也不想成为一个圆滑世故、左右逢源的人,谄媚上司、独自忧容,在世故中熬白了头。我希望我能带着一颗童心成长,对生活永远阳光充满希望,做一个无畏、快乐的人。”

女人和小女孩相视一笑,慢慢地走近我,在林子的弱光中越来越淡,越来越淡,仿佛融进了我的身体。

那一只蝴蝶突然闪动着翅膀,从树叶上飞出来,不知飞向何处。

我明白,日子的惯性也罢,生活的依赖也罢,都不能解决自己的迷茫,人生没有回头的路,留住过去的美好,把握住前行的方向,生活才充满了希望。

我继续前行,小洲消失了,两条河流合二为一,仿佛从没有被分开过。一条光明的路展现在视野。

我继续沿着河岸走……

(作者:曾思遥 高二年级1511班学生 指导老师:刘凡章 此文系“语文教学与研究杂志社”组织的第十七届“新世纪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决赛获奖作品)

分享到: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