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化建设>《兰风》>详细内容

《兰风》

一则旧日记

来源: 作者:王鑫荷 发布时间:2017-01-09 浏览次数: 【字体:

曾经的我常写日记。从字体,以及微妙变化着的墨水都可以再次感受到当时写日记的状态。每一篇日记仿佛都是一篇小说,因为与熟悉的人相关而显得格外生动。

老家的土砖墙旁有松树一棵,主干挺拔,枝叶葱茏,仿佛可以用尽形容大树的一切藻饰词。打我记事起,它便是孤零零的一棵。几年来,每逢刮风下雨之时,夜晚抬头望望窗户,都可见风搅动着的树影透过窗户映满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诡谲可怖。一到深秋,枯叶便簌簌掉了一地;一到严冬,它便瘦得只有树枝上的一二鸟巢。老树在拆搬老家是被砍,乡里懂木活的师傅说,木料弃之可惜。一时间内屋前锯声刺耳,木屑飞扬,落了满地。几年时光荏苒,偌大的平房只剩下几块残砖破瓦,高大的松树变成了一截秃桩,上面青苔点点,让它在遍地的杂草中也并不显得突兀。纵然只有枯木一桩,可它体内仍有鲜活的生命潜滋暗长。故人已离开,它仍是孤零零的一棵,但它的影子已存活在我的一则日记里,虽然再也无人知晓,可依旧被人怀恋。

离开村庄,父母在澧县的偏僻一角租了一栋复式小楼房,挤在了一群墙面斑驳的老房子中。

我六点出发,公交车走走停停,一站又一站人来人来人往,从家到学校仿佛有一个世纪的漫长。在我疲惫的走读生活中,屋旁的拉面馆成为拨开我心中阴霾的光。我早起时,它以灯火通明,氤氲热气;我晚睡时,万家灯火熄灭,它仍是独明的一盏。即使只是路过的几声寒暄,一晚热汤,也让人心生慰藉,倍感温暖。经营拉面馆的是一对夫妻,他们恩爱,他们热情,他们用心体会平凡生活中的点滴感动,他们竭力寻找普通人身上的生命真谛。几年后,我又随着父母住进了新家,四周楼房林立,却宽敞明亮,楼下车水马龙,却恬淡安静。再回老家,拉面馆招牌依旧,可惜再也不是熟悉的面孔。可能再也不会有人与我提起他们,但那温暖的灯光也已照进了我的一则日记里,成为我甜柔深谧的怀恋。

我在不断的迁徙奔波中长大,在不断的离别重聚中回首。我并不懂得时光的涵义,不愿接受衰老的命运,所以我无法做到淡然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外云卷云舒。

我们这一生会遇见很多人,可真正值得怀恋的并无一二。我们看似孤独,却不孤独。有人说,回忆曾经是对现实的消极反抗,是现实中挣扎的人们围个圈的默默欣赏,我不这样认为,我喜欢旷达积极的事物,喜欢平淡之中意喻的洒脱,喜欢每一则旧日记。

虽然纸张会泛黄,字迹会被销蚀,记忆也会殆尽,但令我庆幸的是,情怀是不会老去的。

(作者:王鑫荷,高二年级1528班学生。指导老师:杨超。 此文系“语文教学与研究杂志社”组织的第十七届“新世纪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决赛获奖作品。)

分享到: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