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化建设>《兰风》>详细内容

《兰风》

守 望

来源: 作者:李祎然 发布时间:2017-01-09 浏览次数: 【字体:

“2015年9月28日, 美国宇航局(NASA)发布消息称,美国NASA在火星上首次发现了存在液态水的‘强有力’证据。” 我在人类兴奋的表述中,摇头叹息。

作为宇宙的守望者,我不知道,该不该在地球毁灭之前,破除信息交流的障碍,指引人类逃出银河系,找到有水的星球。因为银河系内的所有星球,都只是人类的旧居。

可是人类的探索这样肤浅,我想我可能该结束这一段守候了。

我站在一栋未完工的大楼前。它看上去是一个由巨大的金属块和乱麻般的超低温制冷剂管道制成的怪物,仿佛一堆大工业时代的垃圾,显示出一种非人性的技术的冷酷和钢铁的野蛮。

人类还像在火星上的时候一样愚蠢,我想我必须得离开。

“袅袅城边柳,青青陌上桑”一个五六岁的,扎着羊角辫的稚嫩女童牵着一个背稍佝偻的老妪的手,背诵着刚学的诗句,清脆的声音,映着夏夜树上的蝉鸣,清风拂面,送来潮湿泥土的芳香,还夹杂着不知名野花的馨香,那时,只有红砖砌的墙,只有供乘凉的葡萄架。”

忽然,我利用宇宙信息解码器,扫视到这段文字。

顺着信息索引,我看见楼内的地板上,一个高中生,正伏在窗前写文章,题目是“守望”。

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准备离开的我,不由得慢下脚步。

“那漫天的繁星被偷走了。只剩下暗红色、诡异的天空。夜深时,偶尔失眠的我,再触碰不到皎洁的月光,只能看见汽车的车前灯从我的房间的墙壁上移过,汽鸣声,代替了知了的鸣叫,楼上,不时传来重物移动时的尖锐的响声,器物砸碎声……。”

人类的心其实水灵水灵,却又那么伤悲。

我开始端详这张忧虑的脸,这多像若干光年前火星上那栋现代化的钢筋结构中,疲倦的沉睡于火星末日的那张脸。

野猫的哀嚎声,令我不寒而栗。女孩也打了个冷噤。只见她继续写道:

“真想守住那片倒映在湖面上,粼粼的星光啊;真想望见刚钻出大地的,茸茸绿芽啊;真想守住那夜拂过我脸庞的,清香的凉风啊;真想望见迷了我的眼睛的,似锦繁花啊……”

我站住了,不知道该不该结束对人类的守望。

“我站在两个世界的交界处,一边是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另一边是车水马龙,高楼耸立。我的脚步走向了一个世界,我的心却奔向了另一个世界……”

我可怜的孩子啊,你的心怎么和我的一样?我想我不该这样仓促的结束我的守望,因为我发现,人类并没有像在火星上的时候那样,执迷不悟。

可是人类对进化论深信不疑,他们似乎从来没有想过,像蒲公英不了解传播种子的风的力量一样,人类永远无法了解把人类从此星球传送到彼星球的宇宙超能量。

我希望,人类在探索到火星水的狂热中,反思到,这些水,实际上只是人类生活过的痕迹。

于是,我让宇宙信息传送器,把这段文字移入命题人的视野:

“2015年9月28日, 美国宇航局(NASA)发布消息称,美国NASA在火星上首次发现了存在液态水的‘强有力’证据。”

(李祎然:高二年级1507班学生)

分享到: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