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化建设>《兰风》>详细内容

《兰风》

高考之外

来源: 作者:胡雯慧 发布时间:2017-01-09 浏览次数: 【字体:

纵观当今中国学子,无一不在为高考而挥洒青春。高考是什么?为什么让如此多莘莘学子欲罢不能?我以为,高考不仅仅是一场考试,它更像是一个门槛,更像是一块跳板,众多学子通过它,打开了幸福的大门,改变了自己出身贫寒的命运,从此,一片光明。可是,当许多的人咬牙苦读,熬过三年之痒,顺利进入名校之门,手持一纸文凭步入纷繁社会时,他们真的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了吗?相反,没有通过高考就注定一生无为吗?我认为,高考并不代表一切。

可是,有些人,崇尚高考,一生为成就功名而奋斗。

你看,清朝的范举人,家境贫寒,社会地位低下,即使家中再怎么衰败颓圮也无人伸援,可是当他年事已高,头发花白之时,他依然为“一考成官”而艰行,无心打理家事,更不考虑振兴家业的方法。他只是局限在自己的狭小空间里,为自己的一己之私而争取。终于,中举了,自己期盼已久的终于实现,可他却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一下子被喜悦冲昏了头脑,使自己疯癫了。他把考试当作了自己的唯一信仰,他一生为之奋斗,不曾为之辍笔,到头来却只是“功成”人疯的笑柄。这不就是那些只为高考而活的学奴的真实写照吗?

有些人,赢了高考,却丧失道德伦理。

往历史长河继续漫溯,信步于北宋江边。耳畔忽地传来一阵礼乐声,声势浩大,排场隆重。我定晴一看,那位相貌俊郎的公子不就是状元──陈世美吗!可这分明是异地他乡,不见妻儿守望的那片土地。陈公子考取功名,一时无人可挡,可这一荐功名却蒙蔽了陈公子的本善之心。附马,公主;娇妻,幼子,公子终究抵挡不住荣华富贵的诱惑,忘记了自己当初刻苦学习的赤忱之心。或许,就是在这封建不公的牵制下,公子在一次次的考试中失其本心;或许,就是在这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反差中,公子选择抛却过去。公子坦荡荡了,可他的心的确坦荡荡吗?他可曾想过,自己的娇妻耐住贫困、严寒,苦苦守望,艰难支撑着破败的家,只盼他归。他可曾想过,自己的娇妻守住冷清、寂寞,痴痴等待,心心挂恋着离家的他,只盼他归。我不禁想问,在这种制度下产生的人才,当真是“人才”吗?

有些人,输了高考,却依旧风流倜傥。

时光倒流,江畔垂柳之下,四大才子,雅歌投壶,吟诗作对。只见伯虎兄双手后背,仰首望闲云,风度翩翩。可谁又曾看清他心中的落寞,看清他当年为科举是多么不易?当初,唐大才子满腹经纶信心满满地参加科举,顺利通过考试,本以为前路将平坦无碍,可谁知有小人在背后觊觎才子的才华,用作不当之举,结果被揭发,无奈落得取消参考资格的下场。我想,唐才子心中该是多么抑郁啊!满腹经纶无法展现,满腔抱负无处施展。倘若时光可以倒转,想必许多人都会帮助才子顺利如愿,可我却宁愿再发生一次意外,因为不忍才子成为制度下的奴隶,不若如此般潇洒自在。这何尝不是这类人的归宿?

有人看穿了这制度的黑暗,竭力避免更多“伤亡”。

周树人笔露锋芒。鲁镇酒店墙上挂着一个记帐本,上面赫然写着“孔乙已”。名字的主人衣衫破败,头发蓬乱,已然一幅颓废的模样,可谁又知,他内心深处对功名的一份渴望?多少夙夜,他埋头于四书五经,埋头于似“茴”字的多种汉字写法。他常常直到夤夜才合上眼皮。可是,他最终没有多大成就,只停留在小小的所谓“秀才”。漫天雪花飘零,孔乙已随风消逝在漫天风雪中,无人提及,无人怀念,沓无音讯。鲁迅先生用笔作武器,以文字作子弹,射向这黑暗与腐朽。

明清,封建,“八股文”。

人才,庸才,“文字狱”。

“当一个民族的开始禁言的时候,它的下一步是灭口!”

飞出高考,飞向高考之外,冲破应试制度的牢笼,挣脱功利的桎梏,撤入山林之中,去寻那份随心而往,自在安然的自由。

古仁心之士爱独静,故隐居,故安然,故自由。陶潜有“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的宁静;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自在,故宁静致远,自在安然。欧阳修长呤“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的坦荡,故潇洒坦荡,自在安然。范希文大挥“不以物喜,不以已悲”的洒脱;“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崇高,故高洁洒脱,自在安然。他们,不在其位,自得其乐;他们,无功无名,以中净土。他们独品“众生喧哗我独静”的自在,他们纵使会有“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忧君”的忧愁,但不能阻挡他们那颗追求自由的心。心自由了,身居何处皆自由。

真正赢得高考的人,不被学科作业所压制,不受考试测验的拷打,不因琐碎之事困于心,衡于虑。他们真正如范希文一般,“不以物喜,不以已悲”,不因个人得失而失去本心;他们真正如周敦颐一般,“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不受流言蜚语之挑拨;他们真正如毛泽东一般,身处闹市,独品好书,不因众人喧哗扰已之静。

他们因然参加了高考,却丝毫不受其牵制;他们拿得起,放得下,因为心中不变的那份信仰,支持着自己。

他们不为任何人而活,只为自己而活。

我愿成此君子,然则,高考,无所倶也!

(胡雯慧: 高二年级1502班学生)

分享到: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