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化建设>《兰风》>详细内容

《兰风》

高考之外

来源: 作者:毛芊芊 发布时间:2017-01-09 浏览次数: 【字体:

克雷数学研究所曾悬赏征求解答过一个问题:P.NP。就是对于数学问题,自己想出答案和确定别人的答案是否正确,哪个更简单,或者困难到何种程度。问题抛出后,让无数数学家遇到了困难。然后,我也遇到了困难。

“重复走别人走过的高考之路和自己探寻另外的路,哪个更有意义,哪个更容易到达心之所属?”

从千年前隋炀帝开始为除去“上品无寒门”现象的科举制到如今“引无数英雄竟折腰”的高考,从为获得金銮殿上的一角席位到成为一名名牌大学的学生,从为实现政治理想到得到高的学历找到好的工作。时代在变,制度在变,结果也在变。

显然,高考在偏离其预订的轨道。但仍不断的有新鲜的血液注入高考大军,前赴后继。

原因之一,在于环境。墨子在千年前就抛出“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的观点,现在社会大多数衡量人的标尺都是成绩与学历,从小耳濡目染,只有高考才是唯一出路的观点自然就在我们心中根深蒂固。

依来亚斯·哈内齐认为中国文化可能是世界上唯一能感化人们不要碌碌无为,不要虚度一生的文化。可惜的是,中国人没有学懂用好中国文化,读着背着不要碌碌无为却正在碌碌无为。对知识少了一份自己的感触,多了一种高考认可的标准解读;少了一份感性,多了一份理性;少了一点生气,多了一些死气。我想这不是高考的意义所在。

但是泱泱中华几千年延续的高考必有其存在的道理,有一段时间网上一直争论着要把数学踢出高考因为学了无用,我一朋友对此发出的感想是:高考数学的存在就是为了把这些人筛出去的。高考是残酷的,他本该这样,他就该这样。所以说十载寒窗苦读,只为一次高考而搏,重走无数人走过的高考之路不易。

但人的一生是一个追寻,而不是一个欲望。

当高考高中之欲盘踞你的内心,你便失去了你追寻的方向。

人的精神能力的生长、开花和结果,是上天赐给万物生长的最高享受,为什么人们弃之如敝屐呢?中外哲人都认为丰富的心灵是幸福的源泉,学为高考,就注定只能被高考控制,徘徊于高考之下。究竟是被世俗同化,为高考左右,还是拒绝随波逐流为内心找回丰富,在现今情况下必有定夺。

“春风大雅能容物”,“容”与春风有不解之缘,社会越向前发展,就越需要有个性的表达,有个性的道路,将来或者现在的社会需要的是有自己特色个性的人才。就如同马克思所说:太阳照在露珠上本来五颜六色,不能只允许一种颜色。千篇一律的人千人不抵有个性的人一人。

当你决定不走高考之路走自己的路时,你将会对知识有一种额外的渴求,这种渴求不再因为知识“有用”考试会考而引起,而是出于你对这方面知识的喜爱。

于是,你便有了你认为虚无缥缈的信仰,你把自己投入你所相信的事物中,你为它而死为它而活,这样你便会在高考之外找到你原以为绝不可能属于你的快乐。

但很少有人能找到他们的信仰。

在碌碌的高考狂潮中,是否还记得小的时候在某一个落雨的黄昏,你倚窗而坐,嗅着雨混着窗台上兰草的幽香,借着窗格中透过的天光,仔细赏着手上那本包着牛皮纸的老书,时光如同静滞了,你只愿一字一字揣摩那属于你的故事。也就是在那时,你说你想成为一名诗人一位作家。是否还记得在深夜的舞房里,你摔倒又爬起,伴着星光共舞;是否还记得你也曾指着天空说你想飞……

那便是信仰的雏形,只可惜有些尚未成型的信仰过早的在永恒的高考话题碾压下破碎,没了信仰便从了高考。

走高考之外的路似乎是一条康庄大道,但实际上是一座独木桥,一个挑剔的独木桥,只让平衡能力强的人通过。所以说高考之外的路也不好走。

说了许多,可是,我还是不能回答之初的问题。

于是,我选择放弃理论用我的十二年去实践。

这是一场关乎十二年的蜕变。

我不知道人们是否相信平行时空这一说。从科学的角度看,这显然是不可信的,但在我看来,没有绝对,就如同许多在当时被世人称为荒谬的言论,随时间的推移而被证实。

当我们呱呱坠地,我们便开始了选择,不同的选择意味着不同的结果。每当我面临选择,就会在我的人生树上多株分枝,而选择包括一切,大到我对学校的选择,小到我做一个数学题的选择都会产生分枝。不同的分枝组成一条不同的人生路,每一条人生路都有一个我在走,那便是那个我所在的时空,而我所在的时空正是这无数时空中普通一个。

所以或许我选择了写下这篇文章,而另一个我并不这样选择,而这个选择却有可能产生巨大的影响。从此我与我的时空便不再一致。

时空一

背景:在浩浩荡荡的课外兴趣班大潮中,我选择了在家中享受童年;在同伴开始认字时,我选择继续捏泥巴;读了个普普通通的学校,进了个普普通通的班级,成了个普普通通的学生。

那是一个巨大无边的深渊,黑暗无边。唯一的光明来自头顶狭小的出口。在我的周围满满的都是人。一根根从出口垂下来的绳子被人们虎视眈眈着。

不知何处发出一声“开——始——”

人群沸腾了起来。有的人用尽全身力气托起自己的孩子,让他们得以从更高的位置开始向外爬,有的孩子靠着自己一点一点向外爬,还有的却停滞原地不知何去何从。就是那时,我正在人群旁默默捏泥巴。

渐渐地,开始有孩童哭喊起来,越向上哭声越大。

在最上面的孩子想放弃了,手一松,向下滑了几米,这时他们的父母不乐意了,嚷着叫着哭喊着让他们抓紧,他们说:妈妈我疼。他们的父母回答:这点疼都忍不了未来怎会光明。于是有的孩子继续向上爬,有的孩子却彻底松了手。那时我已上了绳子,看着周围不断掉下去的孩子,紧了紧双手。

后来啊,有些孩子终于爬了上去,但当名额用尽后,深渊出现裂缝,随后支离破碎。对仍在深渊里的人来说,那破碎声更是梦破碎的声音,而对爬出深渊的人来说,那是梦实现的声音。伴随破碎声而结束的,是残酷的游戏。

时空二

背景:在动画片与读书之间我选择了读书。在与同伴嬉戏我选择了学习一技之长,顺利进入重点中学重点班,成了一个家长放心的好孩子好学生。

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人群,同样的场景。

“开——始——”

如上一个时空一样,人群沸腾了。残酷的游戏又开始了。他们有的孤军奋战,有的全家援助。而目的地却是同一个。

不同的是:当人们开始上爬时,仍有人原地不动,不急不忙。有的一本一本的看书,他们坐在自己看过的书籍上,越来越高,越来越高直至超过爬绳的人,然后他们开始自己写,一张一张又一张,一本一本又一本。终于他们来到了出口处,他们写了最后一篇文章,厚积薄发,才思泉涌,交出了一张完美的答卷。他们也通过自己的方式进入了那出口外的光明。他们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听见梦想开花的声音。

他们是有兴趣,有信仰的人。

而那些爬绳的人也就是只能“望洋兴叹”。可他们没有金刚钻,只能咬牙继续爬。或许他们会后悔,但又有什么用。

深渊再一次破碎,而这一次破碎的声音包含着更多的羡艳,失望与后悔。再一次,残酷的游戏对一些人不那么残酷的结束了。

时空三

……

残酷游戏终会结束,带走的也是终生难忘的高中三年。

曾举行过一个这样的投票,是否该把数学从高考中除开。有七成的人赞成除去。那时我的一个朋友就说到:数学存在的意义就是将那七成人筛去。

游戏就是这样,它就该是这样。

无论在哪个时空,残酷的游戏我永远不会缺席,在游戏中我们长出尖锐的兽牙,炼出强壮的心脏,毕竟这不只是一场游戏,是场赌上十二年的竞争。会有嫉妒,会有骄傲,但更多的是死命向上爬的坚持。

支离破碎的声音总会响起,伴随的是爬绳者和另者胜利或绝望的叫喊。

我就是这样长出兽牙的。

(毛芊芊: 高二年级1502班学生)

分享到: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