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化建设>《兰风》>详细内容

《兰风》

高考之外

来源: 作者:余思颖 发布时间:2017-01-09 浏览次数: 【字体:

自跨入二十一世纪以来,高考被越来越多的学子所诟病,有人将考试与考生的关系喻为“斯德哥尔摩效应”:绑架与被绑架,“人质”甘愿为其苦读寒窗十年,待到高考放榜,便被告知成败在此一举。这过分控诉中国高考制度的寥寥数语竟得了大片人的赞同,由此不难看出不少人通过这个平台飞黄腾达的同时,也有不适于这体制,艰难越过人生转折点后便惨淡无光的存在。

可能有人说,高考之外其实越不过高考,不就是直面冲锋和迂回作战的区别吗?但是,处于应试教育下的我们能因高考登上成功的荣耀殿堂,踏足富裕的康庄大道——暂且不提被说烂了的教育制度弊端——我们又能否保证自己进入社会后不是百无一用的弱书生?我们被要求“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又被倡导“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事实上却有不少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应试教育带给人们的是扭曲的发展观,认为“有知识者得天下”,可这并不能改变国家的初衷——选拔有用的人才。何为有用?是饱读诗书会纸上谈兵能夸夸其谈却不曾亲身尝试?还是学业夭折但专业过硬能征战四方且神思敏捷?为国做贡献的不是只有科研生,更有运动健将艺术大师海陆空三军,更甚有每一位可亲可敬的志愿者,他们不比心思险恶性情冷漠的“人才”更值得钦佩吗?由此看来,直面冲锋和迂回作战的区别就很大了。

高考之外,我们需要的不是五花八门目不暇接的兴趣班,一个人的综合素质不是靠课本里的公式堆砌起来的。就拿语言来说吧,文字是一个国度历史的根源,可无休止的背诵让学生产生了抵触情绪,他们可以信手拈来“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却谈不上对这如诗如画的语言有多喜爱,当一个国家的臣民丧失了对母语的热爱,其后果可想而知。中国讲师徐鹤宁,磕磕绊绊读完了大学,在校并不算多优秀,但他的阅历见识,胆魄气量,在无数次商业竞争中令人震撼,可这小小的女子是什么了不起的高才生吗?不是。徐鹤宁在校期间大多数时间都在忙兼职,成绩委实不算太好,可她的阻止行动能力十分优秀,这段兼职经历是她成功人生的奠基石。有多少人在题海中摸爬打滚十几年,拼死拼活到头来工资大抵高不过某项专业的学生,他们为此感到不公,却不曾想过是否是自己的方式出了问题?就像刚才说的徐鹤宁,她在意识到自己“不是学习的料子”之后当机立断选择了就业。人生不是只有高考这一条出路,死读书,读死书并不是唯一的办法,在高考之外,你能否找到适合自己的路,这才是最重要的。

人们对艺术的追求是经久不衰的话题,假如语言是最直白的表态,那么艺术便是历经沧海桑田也依旧能与人心产生共鸣的沟通,一个人的综合素质的提高,必定是离不开审美的加盟。“艺术”在高中阶段最典型的体现便是各校举行的大型表演活动,你可以通过这种形式发现自己的闪光点,而上台表演,你还需要上台表演的能力及勇气,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勇敢迈出第一步无疑是重要的;你可以竞选主持人,这需要自信以及好的口才,然而这并非一朝一夕的任务,日积月累的经验会让你事半功倍;你还可以参与舞台整体设计以及灯光配置效果,亦或是要求参与整个活动的策划。这些内容,课堂上提到过吗?不曾。勇气,自信,向善……这些本该属于人类纯朴本质的东西正渐渐被时光蚕食,它们需要被重新建立,但建立的方法究竟是通过课本造势宣传还是进行实践亲身感受,全凭个人看法。

高考制度之于中国是不合理的又是最合理的,至于对中国来说还难以改变这种现状,但是我们自身是可以改变的。对国家负责首先要对自己负责,是吃透古今历史洞悉几何函数为上策?还是广泛参与社团活动增加阅历和自身综合素质?直面冲锋的未必是勇士,迂回作战的也未必是弱者,选择有多种多样,选一样适合自己的,又何乐而不为呢?

(余思颖:高二年级1518班学生)

分享到: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