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化建设>《兰风》>详细内容

《兰风》

高考之外

来源: 作者:张欣茹 发布时间:2017-01-09 浏览次数: 【字体:

在七月车水马龙的柏油马路中央,一片殷红的如彼岸花绽放的血泊中,躺着一位姑娘。让我们把视野扩大,那以血泊为中心的马路上已围满了前来围观的人群。其中有不少人正拨打着急救电话……

这位姑娘便是我,一名今年高考落榜的应届毕业生。就在五分钟前,我猛地冲向了那辆飞速驶来的黑色奥迪,被撞出五米远后我躺在了这里。呵呵,那位黑色奥迪的车主你真是不幸运,被我选中。没错,这次所谓的“交通事故”是我预谋好的。不过和碰瓷不一样,我是打算直接离开这世界……我再也受不了了,受不了父母的责备、同学的冷嘲热讽、老师们的议论纷纷。相似的,这场高考的失误和这场交通事故一样,也是我预谋好的。为了能和他所谓“天长地久”,我故意做错了几道大题。只可惜我再次失误了,结果他如愿考上了我们约定好的大学,而我,现在躺在这里。

如果你想在夏天就吃掉秋天才能成熟的果实,那滋味必然是苦涩的。初见他,是在金光闪闪的秋天。校园里那成片的银杏树和我们一样,正值一生中最美的时刻。它们的叶子一片片默契的在萧瑟的秋风里、醉人的黄昏落日下飘落。他的笑容更如同一场久逢的雨,滴落在我久盼甘霖的心。他爱打篮球,可在我眼里他永远是全场最闪耀的焦点。我在他满头大汗时递上一罐汽水,而他也会在我独自流泪时轻轻抚摸我小小的头。“士之耽兮,尤可脱也;女之耽兮,不可脱也。”于是,在一个夜晚,我们偷偷约定好了将来进同一所大学。不料我失策,他随即也失去了联系,留我一人来抵挡这世界的恶意。

听到耳边一阵令人心悸的呼啸,我知道救护车已经到了。我很遗憾,因为我知道自己怕是死不了了。同时又是一种莫名的庆幸,我在庆幸什么?我不知道。等再次睁开眼我已经在病床上,难闻的消毒水气味让我想立即离开。我挣扎着挣扎着,却不见那双手有丝毫动静,好似灌满了铅一样。哦,我头部受了重创,他们都说我成了植物人。可为什么我还能看到、听到,我看到母亲没日没夜的哭,看到她与日俱增的银发、下垂的眼袋。反而我始终不能给出任何回应,我甚至叫不出来哭不出来。亲戚朋友来了,我听到他们说:“这孩子真没出息,高考没考好就去自杀,也不想想她的父母。现在成了废人,活生生一个拖累!”其实我还有思想,我并不否认自己的软弱,但我实在做不到那么顽强去接受他的背叛、他们的失望。

像电视剧里一样,母亲每天都会坐在我床前,和我说话。“宝贝,我们该喝水了。”“看,这是妈妈从花店为你买来的满天星,还有这些银杏书签,喜欢吗?”“妈妈今天买到你最爱吃的菜了。”……有一天晚上,她又坐在我的床边。“宝贝啊,妈妈一定不会听他们的话放弃你的,是爸爸妈妈的不对,我们自己没有给你优越的家庭条件,却从小就给你施加这么大的压力。这么多年你一定累坏了吧!我们从来只问你成绩如何,却对你累不累只字不提。如果可以,妈妈宁愿躺在这里的人是我啊!”说罢,她一双大手紧紧包裹着我因缺乏运动而更显瘦弱的小手。她的眼泪滴在我的手背上,却是格外的冰凉。后来她哭累了,头靠在病床边上沉沉睡去。

其实这时我已经后悔了,但即日在见到父亲时更后悔。

我的治疗需要花费不少的钱,“拖累”倒是挺适合我现在的状态。家里没什么收入,父亲整日东奔西走到处找人借钱。每日他的头发都会被忧愁染白几根。他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人,既要承担起经济的重担,又要在情感上撑起母亲。他甚至不能崩溃,不能在人前撕心裂肺地哭。每个晴朗的下午他都会推着轮椅带我去公园看看,记得往年他每次从外地回来我都会要求他带我去那儿兜兜风。经过我健康时曾和父亲并肩走过的每一条路,树木还是那么茂盛,人却无情地变了。或许他也曾一个人在夜里偷偷抹过眼泪,他装作轻松。可他身上淡淡的劣质烟草味还是逃不过我灵敏的鼻子,暴露了这个男人一切不为人知的情感,他以前是不抽烟的……

治疗才到中期,我数着数着家里的积蓄也花的差不多了。借不到钱,我看着父母一日三餐全是白粥配咸菜。我似乎觉得这比我死了还折磨他们,只后悔没有选择死亡率更高的死法,现在躺在这里真是一种莫大的痛苦与折磨。

然而,不只我一人受不了这种煎熬了。

护士今早又送来了一张收费单。母亲今天似乎有些心不在焉,早上倒水时竟出了神洒了自己一身,拿着厨具去厕所。她今天木木的,两眼无神地望着前方。后来,在病房只剩我俩的时候,我看见她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走向开着的窗户。她要去干什么?看风景吗,可窗外只有满树金黄的银杏树啊。我终于明白了,于是我拼命地挣扎想要爬起,但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可以听我使唤。我死死地咬住嘴唇,直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在嘴里蔓延开来。我瞪大了双眼,似乎想用意志力把她拉回来。无济于事。

在她纵身一跃的那一刻,黑暗如潮水般席卷了我整个视野。我努力挣脱黑暗,睁开眼,桌上那张白纸上的两个大字格外刺眼——遗书。我猛地把它撕成了碎片,抛向空中。

在失败的高考之外,我还有爱我的父母。而我完全可以用我还能熊熊燃烧几十年的生命,去重新点燃他们的期望。即使落榜又如何,只要生命还在,我就不会悲哀。

(张欣茹:高二年级1520班学生)

分享到: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