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校庆专栏>校友代表>详细内容

校友代表

曹俊采访录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22-02-17 浏览次数: 【字体:

      1、您取得的成就,既有您主观的努力,也有时代的因素,想请您谈谈您现在是在哪个方面发展及取得的主要成就。

曹俊:我在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工作,任副所长和实验物理中心主任,研究粒子物理。现代科学认为,宇宙由12种最基本的物质粒子构成,它们通过4种力相互作用。我们现在也认为,一定还存在未被发现的新粒子和新的力。粒子物理研究这些基本粒子,以及它们如何构成物质世界。我的具体研究方向是中微子实验物理,目前担任大亚湾中微子实验共同发言人(即国际合作组负责人)和江门中微子实验副发言人。这是两个在中国进行的大型国际合作项目,各有数百名科学家参与,国内国外各占一半。2012年大亚湾中微子实验发现新的中微子振荡模式,获2016年度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我在获奖人中排名第二。还获得了中国科学院杰出成就奖(集体)、美国基础物理学突破奖(集体)、亚太物理学会杨振宁奖(个人)。2012年获得“国家杰出青年基金”,2016年入选国家“科技创新领军人才”。

  2、谈谈您的发展历程。

曹俊:我1986年从城关中学考入澧县一中,记得中考我是全县三十多名。进入高中后学习不太用功,每天踢足球,打乒乓球,下围棋,每天在学校打球下棋的时间都在2小时以上,成绩一直在年级一百二、三十名徘徊。这个成绩在当时是考不上大学的,大概是中专、大专线附近。大学扩招前,一中每年也就一百多人上线。进高三后(也可能是高二下学期期中考试后,记不太清了),决心好好学习,一定要考上大学,除了乒乓球偶尔还打一下,其它都停了。每天上自习都给自己规定很重的任务,比如这堂课要做完两张卷子,基本上是必须全神贯注,一点不能停才能完成。这样,半个学期后就从一百多名变成了年级第二十名,再过半个学期就考了年级第一,后来一直保持着年级第一或第二。有意思的是,我们天天一起打球的几个小伙伴,成绩是同步大幅提升的,后来都上了重点线,说明要成绩好,必须要花足够的时间。

1989年高考我也是全县第一,不过考试发挥不太好,也有其它原因,上了武汉大学物理系。考大学的时候犹豫过一阵,是学物理还是计算机,我对两者都很感兴趣,不过最后还是觉得更喜欢物理。当时并不清楚将来能不能在这条路上走下去。物理专业不好找工作,上大学时还考了个计算机的证书,留了条找工作的后路。

大学时上了一门粒子物理课,很喜欢,就问老师国内研究粒子物理理论哪里水平最高,老师说中科院理论物理所第一,中科院高能物理所、北京大学是前三,就决定报考理论所的研究生。也是跟高三一样,停了足球,每天泡在自习室做题。考研成绩在理论所排第二,但面试表现不好,没考上。这次面试,在我脑海里留下的北京印象是,北京的冬天寒冷而萧索,灰白的晨光中,街道上清洁工扫着落叶,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我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因为理论所的生源非常好,很多外单位的老师列席面试,动员落选的学生调剂到他们单位。我后来去了高能所面试,录取为高能所理论室的研究生。

1998年博士毕业后本来准备去理论所做博士后,一个师兄从法国回来休假,问我愿不愿意去他那儿,改行做实验物理。我觉得很有意思,但不了解,不知道行不行,师兄说没问题,物理好、计算机好,一学就会。于是我就去了巴黎第十一大学,参加德国一个对撞机上的实验。粒子物理实验一般都是大型的国际合作组,一个实验有很多不同国家、不同单位的人参加合作。两年后我想换个地方,去美国长长见识,申请到了密歇根大学的博士后,参加费米实验室的一个中微子实验。

又过了两年多,我跟高能所联系,希望回国参加工作,但国内没有中微子实验,没有正好适合的工作。停顿了一段时间后,突然机会来了。那时候在反应堆旁边进行一个新的实验变得很迫切,国际上有不少讨论,高能所也开始考虑大亚湾反应堆中微子实验。我几乎一接到邀请就回了国,成为最早参与的几个人之一,全力投入到了大亚湾中微子实验的方案设计中。其实当时风险是很大的,新的实验不见得能立项,经费、核电站是否支持、方案能不能国际领先、技术上国内能否实现,都不清楚。不过当时年轻,没想那么多,觉得这是一个少见的机会。三十而立,应当抓住立业的机会。很幸运的是,尽管碰到的困难不可胜数,最终我们建成了世界最高水平的实验装置,也很幸运地率先发现了新的中微子振荡模式。在建设大亚湾实验期间,我们提出了一个想法,利用大亚湾项目发展出来的国际领先的技术和经验,开展一个新的实验,继续在该研究方向上领跑,后来得以立项,就是我们现在正在建设的江门中微子实验,这是未来的国际三大中微子实验之一。我从2013年起开始担任大亚湾实验的负责人,发现反应堆释放的中微子能谱与理论预期不同,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提出台山中微子实验建议,现在也在建设中。


3、请谈谈您成功的原因是什么。

曹俊:专注和运气都是必不可少的。在我正想回国的时候,出现了在国内进行大亚湾中微子实验的机会。如果没有国家的高速发展,就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始终有清楚的长远计划,从个人来讲,是一个非要重要的因素。往大一点讲,就是要有理想、有追求。我高中时就决定学物理,一方面是因为兴趣,另一方面是因为擅长。如果运气好,兴趣与擅长一致,那很好。如果不一致,应该优先擅长。兴趣有可能会漂移,而做自己擅长的事,不仅对社会贡献大,个人价值大,也会因为不断取得成绩而培养出兴趣。我比较幸运,这两者刚开始就是一致的。初中开始学物理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容易,一看就懂。老师经常考试时让我做两份卷子,一份是我的考卷,另一份作为标准答案贴出来。澧县一中好像有个传统,高三第一次期中考试出题特别难,给大家一个下马威,让大家看到不足。那次下马威我物理考了80多分,全年级还有一个60多分的,其他人全部不及格。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有一道2分的填空题,在做的过程中,几次停下来,怀疑是不是想错了,因为过程太复杂,足够当一道大题。但从物理上反复考虑,应该就是这么解。结果这道题全年级只有我一个人做对。那时候物理专业是冷门,高考招分垫底,将来也不好找工作,不过这些不在我考虑之列。大学时对物理了解更细后,决定学粒子物理,再到后来继续细化到实验粒子物理、中微子实验物理,大方向都没变,只是逐渐细化。

是去国外做研究还是回国工作,也是上大学时就想清楚了。如果要留在美国,就应该大学时考托福、GRE,出国读研,不然很难在美国找到教职,只能转行。我不愿花过多的时间去背一辈子也用不着的GRE单词,所以计划考国内的研究生,然后出国去见识一下,再回来工作。后来基本上是按当时的打算走的,没有走弯路。我回国的时候,工资比美国少十倍。

俗话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很多“忧”都是因为看不清未来而产生的。有了清楚的长远计划,就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做,不会虚度光阴。


4、请谈谈母校影响您最深的某种精神、某种传承、某个人、某件事、某个物件、某个角落。

曹俊:在母校的时光依然历历在目,有太多的难忘记忆。

我家住在水利局,跟一中之间是一片桑园,在家就能听到上课铃声。那时校园好像比现在小,我记得是100亩,也没有现在修得漂亮。跟桑园之间的围墙上有个破洞,钻出去,桑园里有桑椹,还有个天然的大水坑,就是洗墨池。

我最喜欢的是操场,很普通,跑道是煤渣的,地面是沙土的,不过是标准的400米跑道操场。体育马老师每天慢跑绕圈,把跑道上的石子拣出来,操场条件虽然差,但维护得不错。每天下午第七节课,操场上就很热闹,我高一高二几乎每天都踢足球,还参加过学校组织的比赛。有天踢完球翻围栏回家,被彭湘云校长逮了个正着,让我们第二天去校长办公室。几个小伙伴合计了半天,认为校长肯定不认识我们几个小蚱蜢,不去了。

我在一中的学习生活环境相对宽松,既紧张,也活泼,参加了大量的体育活动。我觉得这些竞技体育活动,不仅锻炼了身体,在其中培养的团队合作与竞争意识,对今后的成长非常有利。


终审:澧县一中
分享到:
【打印正文】